落樱沾墨 - _分节阅读_2 被手机撩上以后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幸好他虽活的流氓,但长的人五人六很是精神,成就了荣誉墙贵宾来访一日游必备观赏宝地,赢得了多国警界领导的赞美。

    然而赞美不能当奖金发,他本人依旧苦逼的奋斗在一线。

    耿白窝在中国某个三线城市的荒山野岭里,怀里端着枪,歪靠着土坡掩体上,修长的手指无声的敲打着膝盖,等候着一次筹谋许久的抓捕行动。

    耿队长把头往后一仰,也不嫌脏,枕着一席野草,眯眼盯着墨蓝色的夜空,耳朵上带的无线电台正不断接收几公里之外的消息,以高度频率飞快的更新。

    “……南景岗交巡大队呼叫,目标已到漯河路,伪装施工围挡拦截,已成功修改路线,请上级指示……”

    “……目标还有七个红绿灯路口,进入城市环线,请上级指示……”

    “……市监控大厅呼叫,目标以160迈的速度向北行进,预计三分钟进入317国道,请上级指示……”

    耿白眉头一凛,长长的睫毛下一双漆黑的眼睛在暗夜里泛过一抹幽暗的光。

    他的手随意搭在膝盖上,瘦削的腕骨在夜色里透出某种莹润的白皙,从怀里摸出一根烟,并不点,叼在唇角,白皙的滤嘴和他唇角一枚小小的红痣遥相呼应,在他浪荡不羁的脸上添了一点人间绝色。

    耿大队长因为这点绝色,俊秀的快成娱乐圈最流行的小鲜肉了。然而这枚小鲜肉肆意糟蹋着自己的外形,他没形没样的靠在土堆上,怀里揣着冰冷的机枪,慵懒似一只随时准备爆发的猎豹。

    “耿队,过317了。”耳机里传来低低的女声。

    小五释放完毕猫腰着走了过来,路过男人时,耿大队长手痒脚痒的往人小孩儿屁股上踹了一脚,扫了眼不远处一片漆黑的地方——其他人埋伏的地方,懒洋洋开口道:“都尿完了吧,我说几句。这回的鱼儿是会吃人的,一会动手的时候都长点眼,护好自己的小命,谁要是搁在这儿了——”

    一声尖锐的信号干扰声从单兵电台的耳麦刺向所有人的大脑。

    耿白飞快扯了下来,低声咒骂一句,又迅速戴上,按住频道对讲机,大声道:“出什么事了?!”

    电台里滋啦滋啦的爆炸和尖叫模模糊糊传入耳朵,警车急促的警笛成了频率杂乱里唯一清晰的背景音,一只无形的手通过刺耳的频率瞬间抓住了电台之外每个人的心脏。

    热血在身体里沸腾,这是一个和往常一样的夜晚,然而,晦涩不详的感觉从国家中心局、省公安厅、市公安厅、特警、武警、交警,卡点站点上弥漫开来。

    历经三个月,一环紧扣一环的抓捕行动终于在灯火通明的这个夜晚,被一团急促占线的频率打断了。

    一分钟后,被冲破的卡点终于传来了消息,喘着粗气的男声大声吼叫着一句话,还未等到上级的指示,一声枪响便彻底打断了他的呼吸。

    “……快让开!!!目标闯卡,向南进入市府新街,南康卡口请求支援……”

    他再也等不到支援了。

    耿白迅速离开掩体,与此同时漆黑的荒草里也钻出来六条身影,他的目光往他们身上狠狠一扫,刀锋似的眉眼映着手里枪械的森然:“icpo发出三道红色通缉令,要求我国务必在境内拦住这群洋杂种,不能让他们将东西送出国门,既然卡口已经冲毁,我们不用等了,他们敢往市中心跑,就要做好送死的准备。”

    说着,耿白将身上的警用腰带勒紧了一圈,好像土匪下山似的,手腕一挥,匪里匪气快速说道:“跟爸爸下山,今天带你们开荤,谁敢挂谁是孙子!”

    “是!”

    19:00整,车载电台的广播里,女主持人嗓音优美的向整个城市整点报时,并且附送今日最后一次高峰时段的路况信息。

    司机在每五分钟动一米的蜗速里终于放弃挣扎,用当地的方言低声咒骂了一句‘娘的腿,龟儿子天天堵!’。

    骂完,想起来车里不是他一个人,忐忑的从后视镜里望了眼后座的人,心虚的解释道:“霍总,估计还要再堵一个小时。”

    后座上,霍沛璋从闪烁的手机屏幕上抬起头,望向窗外。

    城市的霓虹倒影在车窗玻璃上,映出一张沉静冷峻的侧脸,明明连夜从国外飞回来,头发丝和西装却都纹丝不乱,雪白衬衣的扣子扣到领口,衣领在西装上压出一条一丝不苟的线,男人天生一张生人勿近冷漠的容貌,又带着独特冰冷的气质和做事风格,整齐严肃的逼仄着和他待在同一密闭空间的人——连呼吸的动静都不敢太大。

    霍总默然的坐着,听了司机那句骂娘没什么反应,然而前头的司机已经从忐忑转成了惶恐,嘴唇蠕动,想再说几句,却不知该说什么好。

    私家车的尾灯在此起彼伏的鸣笛声里闪耀,并行堵在一块广告牌下的对面车里,副驾车窗降下,露出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小女孩的小手里捧着一个双层板栗虾大汉堡,趴在窗口边吃边晃脑袋。

    另一侧的出租车里载了两位老人,此时他们车窗半摇,忧心忡忡的在堵车大军和计价表上来回瞄。

    手机震动起来,来电显示的横条向右接听泛着绿光。

    霍沛璋接了电话。

    “霍总,欢迎您回国,酒店已为您安排好,地址已发送到接您司机的手机上,旅途劳累,请您……”

    霍沛璋淡淡道:“记者走了吗?”

    电话那头静了片刻,用很丧的语气说:“已经离开了。五天前,公司高层被控制带走之后,公司门口已经没有记者堵着了,公司内部已经恢复秩序,各部门员工也在三天前恢复工作。”

    霍沛璋道:“通知业务部门和人力部门负责人,一个小时后到我的办公室开会,会议内容为一个月前的紧急公关事件,在我到达公司后,我要求他们能够呈上来一份完整的述职报告。”

    电话那头的人艰难的停顿了一下,不可置信的问:“现在吗?”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