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樱沾墨 - _分节阅读_206 被手机撩上以后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霍总?”

    电话的背景音有些杂乱,似乎有人在尖叫和唱歌,霍沛璋嗯了一声。

    耿白方才狂跳的心总算放了下来,“谁让你出院的?自己的情况自己不了解吗!你吓死我了,劳文迪还在通缉中,我差点以为你是被他抓走了!你要是失踪了,我去哪找你啊!你现在在哪?为什么听起来那么乱?”

    霍沛璋抿了一口酒,冷淡道:“耿警官有什么事?”

    耿白心里一抽,矫情的想,他从没对自己这么疏离过。

    “我……我是想告诉你劳文迪还在逃窜中,你、你要注意安全,不要随意乱走。”

    霍沛璋端起酒杯,“多谢耿警官的提醒,还有其他事吗?”

    耿白抓紧手机,“有——你在哪?”

    “酒吧。”

    “那么危险的地方你怎么能去,去那里的人都是什么人,你不知道吗,告诉我地址,我去接你!”

    霍沛璋:“……”

    有人坐到他身边,说:“帅哥,请你喝杯酒。”

    “不准喝,说不定酒里有什么迷药,你等着,我这就带人去查了那家酒吧!”

    霍沛璋:“……”

    半个小时后,霍沛璋听见酒吧外响起警笛声,红蓝灯光交织一片,十几名警察大步走进来,分散进客流中,没一会儿,还真抓出来些干违法乱纪的人,酒吧老板也被带了回去,。

    迷乱的灯光里,霍沛璋看见耿白一身干练的警服,在人群中找着什么,注意到他,耿白伸手指着他的鼻子,冷冷道:“你,对,长得最帅的,说的就是你,你跟我出来,有话要问你!”

    霍沛璋:“……”

    霍总没料到,某人竟然为他以权谋私了。

    第84章神迹(五)

    霍沛璋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押送上了警车,半路又转了辆私家车,车子在夜晚京城的大街小巷里穿梭,窗外夜色如水,他坐在副驾驶上,解开了风衣的扣子,将窗户开了一道缝,凛冽的寒风猖狂的卷走车里的热气。

    他看着窗外,黑发被吹的凌乱。

    唰!

    车窗的那道缝隙自动合上了。

    霍沛璋扭头,关上窗户的耿渣男目视前方,眼里倒影着城市的霓虹,说,“伤口都还没结疤,吹风容易感染。”

    霍沛璋靠在车窗上,屈肘撑住脑袋,歪头看着他,面无表情道:“国际刑警现在管的这么宽了吗?”

    耿白本想怼他一句不就是失个恋吗有什么大不了的,一瞥眼,看见他脖子上惨白的纱布,心里吧唧一下漏气了,他干咳两声,说:“你就是要玩,也等伤口好点了再说,白天还躺在手术室里,晚上就出去蹦迪,是不是贱的慌。”

    “是。”霍沛璋接话道。

    耿白一愣,他本来就是想发个牢骚,没打算要他的回答,猛一听见,稀奇道:“你想通了?”

    霍沛璋闭上眼,冷淡的嗯了一声,“我就是贱得慌,所以才被渣男玩弄了感情。”

    耿白:“……”

    他的脸猛地红了起来,连忙收回目光,盯着前面的车屁股,松开离合踩油门,在车喇叭声中,小声嘀咕道:“那什么也不算是……”

    于是,天被聊死了,两人一路无话。

    车子在一家酒店门前停了下来,耿白脱了制服外套,摘了警帽,换上棒球帽,穿着一件黑色的毛衣,说:“今晚住这里吧,离局里近。”

    “你呢?”霍沛璋盯着耿白的脸,青年的外套脱了,黑色毛衣散发出体温暖热洗涤剂的清香,萦绕着霍沛璋鼻息下,让他有些心猿意马。

    “我住宿舍,你进来等,我去前台给你开个房。”耿白说着,摸出皮夹,走向柜台,没走两步,被人从后面拽住了胳膊。

    耿白转过身,霍沛璋松开手,往门口走,冷淡道:“我不住。”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