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樱沾墨 - _分节阅读_211 被手机撩上以后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第二天,陈局收到了总局的回复意见,要求深入追查那名医生贩卖的尸体信息,明确运输渠道和交易流程。

    陈局领了任务,正要关闭在线会议,又听见总局负责人说,“昨日你的申请我们已经收到了,经过会议讨论……我们同意你的申请,不过需要将霍先生在编入科研小组,服从icpo安排。”

    陈局没想到总局竟然同意,去找耿白报喜,耿白一点都不激动,知道是霍沛璋昨天的电话起了作用。

    三天后,他们启程前往泰帕雷小岛,临走前,那名医生贩卖的尸体信息出来了,在那名单册上,耿白看见了一个熟悉的名字——黎唯。

    翻开他的那一页,一个清秀的男孩朝他腼腆的笑。

    第86章抓捕行动(一)

    通过名单,耿白调取了黎唯的个人档案,在警方的内部系统里,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死亡证明的电子扫描件。

    证明内容如下:

    兹证明黎唯,男,23岁,汉族,某大学大四在校学生,户籍所在地是江北市某县某镇,2018年12月12日死亡,经过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法医鉴定,黎唯的直接死亡原因是服用阿普挫仑片即安眠药自杀,排除他杀,家属对其死亡无异议,现开具死亡证明!

    江北市县公安局

    2018年12月15日

    耿白仔仔细细的将这张证明看了三遍,轻轻的叹了口气,“他生病了,为了不拖累家人,所以选择了自杀……档案材料没错。”

    霍沛璋拍了拍他肩膀,耿白摇头,“没事。”然后继续往下看,电子档案的后面有详细的描述,不长的一个word写完了男孩的一生。

    贫困县的贫困村里出来的大学生,学习成绩优异,课余干过许多工作,被发现死亡的前一天,一家工地刚给他结清了半年的工资。

    一只手是存了多年的两万块钱,另一只手是医院给出的诊断证明和治疗方案,门外是院子一侧随风浮动的野草,他家养的鸡在里面穿梭,黄狗趴在屋檐下睡觉,六十万的治疗费离这样的生活太远,他苦笑着想了想,摸了摸裤兜里十五块钱买的安眠药。

    耿白带着霍沛璋回到了江北市,根据黎唯的档案信息找到了他的家。

    那是很常见的穷乡僻壤,村口有一个石碑,是三年前政府给竖的,写着贫困村,他们见到了黎唯的家。

    一个院子,一个水泥盖的平房,院里的地一半用水泥压平,另一半生着到膝盖那么高的野草,草丛里,鸡和狗正在睡觉。

    接待他们的人是黎唯的弟弟,叫黎回。耿白有点看不出黎回的年纪,小孩瘦瘦的黑黑的,个子不高,耿白估计有十一二岁左右,后来问了,才听说黎回刚过了八岁生日。

    小黎回得知他们是哥哥的朋友,立刻笑着将他们迎进院子,拾掇了两个板凳放在屋檐下,然后从院子的加压泵里压出一桶水,去给耿白他们烧水喝,“坐坐,我爷还有一包茶叶,我给你们烧了喝,农村人没什么东西招待,你们别嫌弃。”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他行为举止都老成熟练,所以耿白才猜错了,烧水的过程中,他们见到了黎唯的爷爷,老人八十多岁了,自从黎唯自杀后,就一病不起,躺在床上不能自理,全靠小黎回伺候——除此之外,家里再无其他人,耿白不敢想象,一个八岁的孩子是如何撑起这个家的,他朝外面看去,小黎回抱着一捆柴火正不紧不慢走进院子里,走到厨房前,抓起一把糙米丢给了鸡。

    他们在黎唯的家里看到了摞了一个鞋盒的奖状,耿白接过来数了下,有三四十张,除了优秀奖之外,还有几张特别奉献奖,听说是黎唯多次下乡支教获得的。

    那小子傻了吧唧的,家里穷的一棍子打不出来个蛋,却去深山老林里支教,每次回来,还红着眼睛给黎回说,看看他们,自己觉得自己特别幸福了。

    黎回拎着铝制的水壶,洗了两个茶杯,给耿白倒水,笑着说,“我哥是不是很可爱。”

    耿白从他的笑容里看出了强忍的心酸。临走前,老人叫住了耿白,说有事想让他帮忙,霍沛璋便坐在院子里等他,玩手机和看黎回喂鸡。

    黎唯时不时看他一眼,似乎是在怕家里的凳子太粗糙弄坏里客人看起来就很昂贵的西装,“哥哥,你们不是我哥的同学吧?”

    霍沛璋嗯了声,从手机屏幕上抬起头,“朋友。”

    黎回笑道:“我哥的朋友就很多,只要熟悉他的,都会成为他的朋友。”他抱了一只鸡,蹲在霍沛璋一米之外的地方,好奇的看着他手里的手机。

    霍沛璋问:“想玩?”

    黎回摇摇头,仍旧目光灼灼的看着他的手指,霍沛璋:“过来。”

    黎回犹豫了下,拖着他家鸡的一只翅膀,好像带着小伙伴就能给自己勇气,略带一点羞涩的蹲了过去,霍沛璋将手机递给他。

    黎回诚惶诚恐,没敢接,说:“我不能乱要别人的东西,你误会啦,我只是觉得你的操作很流畅,我哥留下来的那个手机也能用,就是很卡,我同学说是安卓系统的原因,还说是iox系统的手机就不会卡,我见你的应该就是这个系统。”

    霍沛璋将手机塞进小黎回的手机,换回了他一直抓在手里的鸡翅膀,“你试试,比较一下。”

    黎回将手在裤子上蹭了蹭,才接住他的手机,避开会出现私人信息的地方,选择性的按了几下。

    霍沛璋手里的鸡不知对他有好感还是怎么,被他抓着鸡翅膀也不挣扎,顺势卧在他的皮鞋上,咯噔一下,送给一泡新鲜出炉的鸡屎,外加一只蛋。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