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樱沾墨 - _分节阅读_217 被手机撩上以后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救援船在漩涡外援丢下来数十条绳索,霍沛璋与一同追来的警察配合,终于将漩涡里奄奄一息的人救上了岸。

    耿白湿淋淋的瘫在甲板上,大口大口的喘气,作战服被海水拧成了一条一条,他的手腕和劳文迪的手腕拷在一起,后者已经昏迷了,他用尽全力,手铐将皮肤刮的血肉模糊,才终于将这个人从海底拖了上来。

    澳大利亚的天蓝的如同湖琥珀,他喘着气,险些将肺都咳了出来,耿白茫然的望着天,望见了一个白衬衫湿透,眼神凌乱的男人。

    耿白吃力的抬起手,“……霍总。”

    “你好。”那个一同被救上来的华国科学家努力站起来,冲他伸出了手,他的胸膛剧烈的起伏,费力的扯出笑容,“你好,我叫肖寒……我还有另一个名字,听风……”

    霍沛璋将耿白抱进怀里,耿白艰难的撑着身体,看着肖寒,愣了一下,“原来是你……”他将头靠在霍沛璋胸口,“哥们,我叫大白……霍总,我撑不住了……”

    耿白缓缓闭上眼,眼睫上的海水从脸颊滑落。

    第88章终章

    一天后,美国的一所私人医院里,耿白躺在床上打了个哈欠。现在是早上九点半,暖冬的阳光穿过干净透明的窗户洒落在枕头上,温度暖洋洋的,没有消毒水的味道,反而飘着淡淡的青草香。

    他试图坐起来,发现自己的一只手腕缠着厚厚的白纱布,另一只的手背上静脉注射的软管正缓缓往他的血管里输送药水。

    耿白默默打量周围的环境,单人病房,一侧有待客用的沙发和茶几,茶几和床头的桌子上都摆着果篮和鲜花,看上去就心旷神怡。

    他笨拙的从花瓶里摘了一朵红玫瑰,放在鼻尖嗅了嗅,“真香。”然后放到病号服的上衣口袋里,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弄点血色出来,又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企图拗出什么造型,他把自己收拾的帅气精神,期待的盯着紧闭的房门。

    那小谁是不是一会儿就进来了?耿白活泼的想,自己昏倒的时候有没有吓到他?等会要好好疼疼他才行。

    肖寒一进来,就看见了这位骚里骚气的耿警官。

    耿白希冀的目光落在肖寒身上,微微一顿,显然没想到进来的不是霍总,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没让失望流露出一点,大大咧咧的打招呼,“嗳?你是那个那个。”

    “肖寒。”肖寒穿着白大褂,走到病床边,拉过一张椅子坐下来,“醒了?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吗?手腕还疼吗?昨晚伤口有些炎症,你高烧了一夜。”

    耿白感受了下,报告道:“体温正常,伤口不疼,原来你是医生,多谢了哈。”

    肖寒望着他,唇角带着笑,“吃水果吗?”

    说完,他不等耿白回答,就拿出一个红苹果削起皮来,“补充维生素能让你好的更快。”

    耿白胡乱的点点头,眼睛往他身后瞥了瞥,房门还是紧闭,没人进来。

    “你在等谁?”肖寒垂眼削着苹果皮,问道。

    耿白道:“朋友、同事、家人,总要有人来慰问一下我吧。”

    肖寒手里的苹果皮断了一截,他扔进垃圾筐,说道:“现在不行,你不能接受任何人的探望。”

    “原因?”耿白疑惑。

    肖寒削皮的动作停了一下,继续说道,“上次为你动手术的是我的老师,他姓陈,你记得吧,他告诉我你脑部的阴影可能出现扩散的现象,经过icpo和医院以及京城的医学院沟通,由我执刀,在这里为你进行第二次开颅手术,所以,现在你不能接受任何人的看望,需要静养,直到身体素质恢复到可以做手术的程度。”

    “手术是手术,和看望我有什么关系?”

    肖寒抬起头,手里的小刀插着一块月牙形的苹果果肉,眼里闪烁着某种光芒,“我是你的主治医生,一切由我说了算。”

    “过分了吧。”耿白挑起一端的眉毛。

    肖寒固执的伸着手,等他去吃小刀上的苹果,目光盯着他的脸,说道:“除非你告诉我你到底想等谁。”

    “我在等霍先生,霍总,行了吧?”

    肖寒问,“他和你什么关系?”

    耿白道:“什么关系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件事跟你有什么关系?”

    肖寒抬了抬手里的苹果,微笑道:“如果他和你没关系,那么我想和你有关系,耿警官,我想追你,可以吧?”

    耿白:“……”

    为什么天底下的人都想逼他为gay。

    他躲开他凑上了的苹果,皱眉嫌弃道,“不可以,我一男的,你追什么追,起开,我要出去晒晒太阳。”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