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波钓月 - _第7章 影后吸猫日常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我今天去市图书馆了,不过几十年,世界能发生这么大的变化吗?人们的长相一样,可衣食住行,一切都完全不同了。好归好,可总也有些令人遗憾的地方,现在怕是没有多少人愿意在剧院坐下看戏了。”

    “喵呜”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去了,待本喵帮你解锁更多新姿势......咳,新知识。

    秦月即将开始在现代的演员职业生涯,今晚很是兴奋,破天荒的话唠了起来。

    鳕鱼饼从昨天到现在就没怎么睡觉,实在困得不行,干脆一个翻身爬到秦月身上,把脸埋进她的胸口。

    软绵绵,美滋滋,睡觉觉。

    “喵”快睡,不睡不给撸了!

    秦月或是也从它的声音中听出了一丝倦意,温柔地抚了抚它毛茸茸白嫩嫩的脑袋,又忍不住亲了亲:“睡吧,鳕鱼饼。”

    哦,该死的。

    女人,你这是在玩火!

    *

    天边刚刚翻出鱼肚白,第一缕阳光都还没来得及现身,秦月就醒了。

    虽然昨晚基本没怎么睡,但拗不过强硬的生物钟,无论严寒酷暑刮风下雨,她每天都是雷打不动的五点半起床。

    掀开被子,不见鳕鱼饼。

    秦月顿时睡意全无,起身找遍整个屋子,还是没看见它。若不是垃圾桶里剩下的食品包装纸,秦月大概真的以为昨晚只不过是一场梦罢了。

    它又去哪儿了呢?

    秦月呆愣愣地站在客厅中央,脸上的表情比睡衣肚子上的小熊还懵逼。

    它会回来的吧?

    就像上次一样,出去耍了一圈儿,天黑了就回来了。

    秦月如此安慰着自己,心里也隐隐有着预感,它不会离开自己的。傻愣愣站了会儿,手机的闹钟响了,她这才如梦初醒,想起来该洗漱了。

    洗漱,梳头,练形体,吊嗓子。

    以前从小到大都保持着的习惯已经深深地根植进了她的大脑,每天光是靠着神经反射都一定要准时去做的。

    秦月披着一身薄汗来到阳台,矮矮的楼层,一眼便可以望到下面的草坪。这几天太阳小了许多,每天夜里都能攒下一场迷迷蒙蒙的雾,混杂着泥土的芬芳,闻起来十分畅意。

    “立志除奸不畏仇,岂肯辜负少年头......”

    今天不知怎地,秦月唱惯的春秋情爱都提不起劲,却突然念起《打严嵩》来,只是刚一开口,泪便湿了半张脸。

    她心生几分懊恼,一定是这该死的雾气,把视线都模糊了。

    阴沉沉的天气往往让人提不起兴致,而当心情低落的时候,找不到人说话只会让情况更糟糕。

    那些秦月本以为已经永远埋藏起来了的记忆又在这一片泪眼朦胧中,悄悄地、血淋淋地,从烟雾弹里爬出来了。

    “都夸我是台上花,我便做好一朵花儿该尽的本分,又怎么会去做一只畜生呢?”

    “我的戏台,容不得你们肆意践踏。”

    “我定是不会去的,要杀要剐,请便。”

    从枪膛里沸沸而出的子.弹裹挟着穿堂风,掠掠而来,那一瞬间连陡然呼啸起来的空气,都清晰可见。

    全身的血液被迅速点燃,顺着五脏六腑烧了一路,最终还是气数尽了,无力地冷却下去。

    秦月抱着胳膊,双腿越来越软,最后沿着墙根坐了下去。

    好冷。冷得像还没出膛的子.弹。

    明明是夏天,为什么她手脚冰凉?

    明明昨晚还在一起,为什么它一大早又不辞而别?

    “鳕鱼饼......”秦月再开口,声音不似刚才那般洪亮有力,竟是带了几分沙哑,还低沉得可怕。

    “喵喵喵!”干嘛这么有气无力地叫本喵,大清早的,元气一点啊!

    鳕鱼饼像是从天而降的天使一般,啪叽一声从窗台上蹬腿,落地。

    它嘴里叼着两袋热乎乎的食物,欢快地一路小跑到秦月身边,把袋子放下,然后跳上阳台另一头的窗台,照例开启甩干模式。把自己捯饬干净了,这才摇着尾巴一曳一曳地踱至秦月旁边。

    猫果然是爱干净的生物。秦月心想。

    “这是什么?”她打开袋子,香喷喷的热气冒出来。一袋是鳕鱼饼,一袋是一周量的自热米饭。

    哼哼,不过出去买个餐你就这么想我,本喵果然是魅力四射!鳕鱼饼一得意,尾巴摇得更欢了。

    秦月的眼中由惊奇转为疑惑,她的呼吸陡然急促起来,小心翼翼地把东西放回袋子里,然后抓起袋子把手,焦急地问它:“这些东西,哪儿来的?”

    糟糕,鳕鱼饼心想,是哦,一只猫怎么会买东西?

    她该不会以为它去偷了吧!

    作者有话要说:  今晚还有一更(真的不是flag啦哈哈哈)

    第6章

    秦月眼中的震惊逐渐变成愤怒,她把袋子放到地上,摁着胸口逐渐让自己的呼吸平缓下来。

    起先是愤怒,然后是失望,到最后平静下来了,她心里却淌着浓浓的挫败感。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