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里mli - 花街胡同 遗光(军官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遗光笑了笑,用日语问她是一个人在这里吗?

    奉天近年来日本势力强大,在日政府强制要求下,玛格丽特学校在继俄文课程后也加了一门日语课程。

    “兄!”女孩子咕叽咕叽的,有些说不清楚。

    “太小了,咱们不如把她送到宪兵队,让他们自己处理吧!”张幼凌在旁边开口,她如同大多数的奉天人一样,不喜欢日本人,但是又害怕处理不好会惹上麻烦。

    小女孩似乎很喜欢遗光,一直仰着头用依恋的眼光看着她。

    遗光伸出一只手,她的双眼中瞬间迸发出亮光来,有些小心翼翼的牵起来,又忍不住把脸贴上去,那柔滑细腻的触感,鼻尖萦绕的清冷香气,让她脸上浮现出满足的笑意。

    “雪!”

    听到有人呼唤自己的名字,小女孩飞快的回过头,朝着一群从墙角转出来的少年咧开大大的笑容。

    “兄!”

    管家们小心的将两位小姐包围在安全的范围内。

    “是男校的学生!”

    张幼凌认出人群里有人穿着的校服,在遗光耳边小声的说。

    人群里当先的少年个子很高,额前的头发略有些长,被黑呢的平顶帽压着,其中一缕被冷风吹拂着垂到了眼睛上。走近了,发现他眉眼格外黝黑,象牙白的面容,介于少年和男人之间的秀美英挺面容有些冷峻,可呼唤着妹妹的声音却温柔的不可思议。

    “雪!”

    孩子扬起头看着遗光,有些不舍,又想要回到哥哥的怀抱。

    遗光准备把这个孩子交到管家手上,她不想和这些日本少年打交道。

    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却突然握住了她,

    “小姐!”管家上前,脸色紧张。

    这个日本少年的举止太突然,又太过理所当然,他们都没有反应过来。

    长田雅治的脸上很平静,他似乎没有察觉这暗流涌动的氛围,从遗光的手中牵过妹妹的手就退了回去。

    如果不是手背遗留的那一丝火热的触感,似乎会让人以为是自己的幻觉。

    “感谢!”他直视着她,用日语说道。姿态,却并不让人感受到有一分的恭敬。

    “不必!”遗光挺直了背,用中文回复他,然后便拉着女伴,略过了他们往熙攘的大街走去,全然的无视了那一群身穿男校校服面目不善的日本少年。

    “可恶!”皓八盯着少女的背影,用日语恶狠狠的说道!

    长田雅治收回目光,表情无波,感觉到下摆被拉扯的力道,低下头,妹妹看着他,

    “かぐや姫!”

    “辉夜姬吗?”

    他齿间咀嚼着这两个字。

    今天是四角楼的集市日,少年少女们都从父母手里讨到了少少的零花,被叮嘱要带好弟弟妹妹,一起约好了来逛街。

    他们最喜欢这样的日子,华国人不敢欺负帝国的人民,17.8岁的少年又是最爱逞狠斗凶的年纪,恐吓,威胁甚至殴打,可以从弱小的华国人手中拿到更多的钱。

    用几个零钱将弟弟妹妹们打发了,他们自己再去体验以前囊中羞涩不敢尝试的新奇玩意。

    “治君,这里的东西很贵啊!”皓八环顾了一下装帧精美的俄罗斯糕点店,年幼的孩子们看着玻璃橱窗里五颜六色裱花的西洋面包和糖果流着口水。

    “而且这里是苏联人开的店!”

    皓八忧心忡忡,不能理解雅治带着他们进来的目的,苏政府不同于弱小的华国人,他们不怕大日本帝国,看着那些强壮的店员们跃跃欲试的凶恶表情,少年们都心中惴惴。

    长田雅治没有回答伙伴的问题,他的目光环视着店里的陈设,终于定格在左手边一个小小的玻璃橱窗。

    他往前走近了几步,里面陈放着几个大小各异的娃娃,红色的斗篷,乌黑的头发,一模一样精致美丽的五官朝他乖巧的笑着。

    “好漂亮!”雪凑过来,顺着兄长的视线发出惊呼。

    “雪很喜欢吗?”

    “是的!”她不知道这个叫俄罗斯套娃,只觉得它像日本女儿节的雛,是女孩子向往的美丽人偶。

    “像辉夜姬!”她补充道。

    长田雅治笑了起来。

    天光昏黄了起来,路上行人匆匆,雪牵着兄长的手回家,眼睛渴望的看着兄长手里包装精美的包裹。

    刚刚,在伙伴们羡慕的表情中,兄长用所有的积蓄将这个套娃买下了。

    她偷偷笑了起来,觉得自己很幸福。

    经过槐花胡同,里面传来一阵阵暧昧的调笑声音,有一两个形容猥琐的华国男子从胡同口出来,路过他们都弓着背快步溜了。

    有调皮的青年,狠狠的踹了其中几个的屁股,看着他们惊呼一声,又不敢声张的慌忙背影发出了哈哈的笑声。

    暧昧的灯光将树枝的影子拉得很长,前面模糊的光影声音似乎有无尽的魅力,少年们都伸长了头,似乎那样可以看得更清楚一些。

    “想看?”长田雅治平稳的声音。

    皓八谄笑,“现在是晚饭时间了,太晚了回去会不高兴的。”

    原本跃跃欲试的几个人都有些焉。

    毕竟还是少年,父亲的拳头和母亲的唠叨让他们心生厌倦又不敢反抗。

    “想看就进去瞧瞧吧!”

    长田雅治年纪最小的两个伙伴留下照顾年幼的孩子们,便当先走进了胡同。

    同伴们都有些吃惊,眼睁睁看他走进去了,又拿着眼睛去看皓八。

    皓八涨红了脸,粗着嗓子道:“都看我干什么,想看就看!”

    他累极了一样的粗喘着,看向胡同口的眼神闪烁,既然治君都去了,有他带头,父亲大人也不敢再说什么了吧。

    这地方本来就让少年们好奇又期待,想明白,他不再迟疑,大步走进去,脚步匆匆,急切而激动。

    剩下的几个对视一眼,俱都兴奋的怪叫一声,急急忙忙的追赶上去。

    ________________

    今天姨妈来了,痛死我了,早上睡了半天,中午还是要爬起来上班,成年人的悲伤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