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里mli - 沪上花 遗光(军官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1936年,沪,春。

    华国与日局势越发紧张,东北三省隐有沦陷形势。沪作为南方国际化城市,学生们受到各种新思潮的冲击,爱国民族意识高度觉醒。

    从三月以来,各个学校便组织了无数的游行活动。

    梅花路钱公馆

    早上七点,二楼朝东的房间里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没多久,房门被打开,一个穿着雨过天青色兰叶宽旗袍的身影走了出来。

    珍珠缎的鞋子踩在胡桃木的实木地板上轻柔的没有发出一阵声音,少女身姿轻盈,并不想惊扰了主人们的清梦。

    到了大厅,右手厨房走出来个老妈子

    “遗光小姐,这么早就要出去吗?”

    “张妈!”周遗光转过头。

    张妈打量着她身上半旧不新的衣服,乌黑的头发盘在头顶,利落又精神。

    “小姐生的美,穿什么衣服都是顶出挑。这么早还没吃饭吧,我去拿粥,刚做好,还滚烫!”

    “张妈!”叫住了热心的仆人,遗光解释道“和同学约好了,会去福祥记吃早点呢!”

    张妈嗔怪的看了她一眼,“福祥记的早点有时候还没有我做的好吃哦!”

    遗光笑着附和,表情带了点撒娇的意味。正准备转身离开,却从背后被人叫住了。

    “周遗光,这么早你去哪儿!”

    她回头,一个年轻的男人站在二楼扶梯口看着她。

    “二少爷!”张妈打了招呼。

    遗光叹了口气,这人今天怎么这么早起了。

    眼见着她还没回复,钱宗明浓黑的眉拧了起来,昨天晚上吃了饭,她就回房间了,想去敲她的门却被大哥拦住。

    可是快8点,他却亲眼看见大哥进了她的房间,这么晚了,孤男寡女的干什么?

    没等他打算不请自入,就被管家叫进了父亲的书房。

    在房间里,父亲照例斥责了她一番,母亲又絮叨着让她去参加下个月的马会。

    也该认识些名媛淑女了!

    母亲的原话是这样的。

    他觉得烦闷,

    那些惺惺作态,满嘴洋文新派的,眼睛高到天上的娇小姐?

    他不满的反驳道,母亲当即捂着胸口,父亲也咆哮道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样子,你难道还想着什么天仙配你不成!

    话一落地,房间里的三个人都沉默了,钱老爷看着儿子闪亮的眼睛,想起了那么一个人的面容。

    钱家二少不驯的回视着自己的父亲,钱老爷败下阵来,躲闪着回避儿子灼热的视线。

    钱家二少的从鼻孔里冷哼一声,

    我就知道!

    他看着沉默的两夫妻,摔门而出。

    门外的脚步声没了,钱夫人才抬起头,面色凄然的看着丈夫“

    遗光是好,可是两个儿子都是我的肉啊!这手心手背……”

    钱老爷明白老妻的未尽之言,想起已然仙逝的好友夫妇,长叹一声“冤孽啊!”

    钱宗明执拗的等着她的回复,眼看她面带犹豫,脸色就不好看起来,他正想发火。

    走廊里却传来了一阵皮鞋踏着地板的声音。

    “这么早大呼小叫的,将父母亲都要吵醒了!”

    “大少爷!”张妈打招呼。

    钱宗毅点了点头。

    “遗光,今天这么早是有事要出去吗?”他看着大厅里站着的少女,成熟的脸上带着斯文和煦的笑容,声音体贴而充满关怀。

    周遗光看清来人,松了口气,脸色缓和下来,笑着回答“嗯,和同学约着去福祥记吃早点!”

    “男的女的!”钱宗明突然开口。

    刚还温和的氛围顿时变得沉默下来,遗光有些生气。

    这时候,门口传来轻轻的扣门声。

    她抬起胳膊看了眼手表,已经7点零五分了。

    张妈赶紧说我去开门!

    “不用了,应该就是我同学!”

    她抬起头,看着楼梯口的两兄弟“那我先走了!”

    钱宗毅笑着回答“好,今天和同学玩的开心些!”

    这话妥帖,遗光绽开了柔柔的笑容,点点头“我会的,宗毅哥。”

    也没管旁边的钱宗明神色如何,她早已脚步轻快的走了出去。

    没多久,门口响起了几个女生清脆的笑声,然后渐渐远去。

    “放心了!”钱宗毅看着弟弟紧盯着门口的视线开口。

    “你放心,我当然放心!”钱宗明桀骜的回视兄长,转过身,走了几步,砰的将房门关上。

    张妈轻手轻脚的回到厨房才悠悠叹了口气“红颜祸水啊!”

    她苍老的面容带了点久经事情的沧桑通透,竟一语成谶。

    _____

    怎么就这么糊(°ー°〃),愣住

    这是过渡,,大概也许,还有两张炖肉吧!心好痛,我要静静!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