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里mli - 三寸心—上 遗光(军官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一出城门,几家人点点头,便四散走了。

    有的朝南,有的向北。

    大难临头,巢里的雁儿也只知道各自飞了。

    茫茫夜雾里,遗光扭过头,

    那刚刚大闹城门口的胡家媳妇,将儿子死死的抱在怀里。

    她一个人奔走在最前面,将所有人都远远的甩在了后面。

    胡家人也在那里面,

    分不清是她抛弃了他们,还是他们舍了她。

    而那文弱的身影,很快便消失在了浓浓的夜色里。

    不知为何,竟觉得心空空荡荡的。

    她无畏的样子,叫人不知道该是替她欣喜又或是难过。

    呼……

    遗光呼出了口气,呼吸在寒冷的后半夜散成了一阵烟,寥散了。

    她擦了擦冻的麻木的脸颊,捂紧围巾,追上了周家人。

    十月末的北方,树叶都落光了,月辉从光秃秃的枝桠上漏下来。

    遗光看着他们的影子在清淡的树影里穿行。

    无端想起了小时候看过的《巴黎圣母院》里无家可归的吉普赛人。

    一切都仿佛梦境一样的不真实。

    她忍不住,回过头去。

    绥德高大的城墙,在辉夜游雾般的霭色里已经成了团朦胧的影子。

    所有人都知道这是在逃命,身后是那些天亮换防很有可能捉他们回去的本国将领。

    身边,更是犹如鬼魅般不知何时将从天而降的日本人。

    他们都咬紧了牙关,憋着口气拼命往前赶。

    可即使如此,望着家人,自出城以来,周红脸上的阴霾却未曾散去,反而随着时间的退散,愈发浓重起来。

    北方和南方最大的区别在于平原地势,已近深秋,南方还葱郁的树木,在这里,树叶早已经落尽了。

    大自然无法为他们这些逃亡者提供庇护,朦胧的夜色更不能带来隐蔽的心安。

    更何况,

    她抬起头,

    东方已微微放出了丝亮色。

    现在,已经是凌晨的四点了。

    “再走快一点,五点钟之前必须要赶到最近的蔡家屯!”

    她补充强调

    “到不了不能休息!”

    周老爷咽了咽口水,浑浊的眼睛望着看不见轮廓的黑鸦鸦远方,只能将手里的拐杖戳的更迅疾了一些。

    周大少垮脸,性子上来真想一屁股坐下去不走了。

    他实在是累的发慌,但看着父亲那着急颠颠的步伐。

    心说这是被堂姐给蒙住了,一心一意听话着呢。

    他眼珠子一转,想出个借口来

    “爹,俺们还能走,可俺娘,撑不住了啊!”

    周老爷顺着儿子的手指,

    在人群的末端,好一会儿才看见刚从婆子们背上下来的周夫人和李应林互相搀扶着,颤颤巍巍的身影。

    婆子们走在边上,身上驮着大包小包,小心翼翼的围着她们娘俩,像是几只保护鸡崽的老母鸡。

    而此刻,注意到男人看过来的眼神,

    两个女人有些不安,扶着腰,拼命加快了往前挪的速度。

    却忘记了足下纤纤一点的叁寸金莲,

    略走的急了些,便差点要跌倒。

    李应林年轻敏捷,堪堪扶着丫鬟站稳了,周夫人就不行了,在人群的惊呼中,所幸忠仆当了人肉垫子,又有婆子眼疾手快拉住了她。

    才没摔跤。

    这一惊吓,可非同小可。

    周夫人被婆子扶着站稳了,捏着手绢的手还忍不住频频顺着心口的气。

    跌跤事小,要是刚才露出小脚,叫别人看去了。那还不如死了算了!

    她忍不住回想起年轻时婆婆敲打她的话。

    说是某某屯,谁谁家媳妇出门坐车,不小心跌下去,让路过的屯里闲汉看去了小脚。

    回了家就一根裤腰带栓在梁上吊死了。

    想到这里,周夫人不由得一阵后怕,正看到自己年轻的媳妇安安生生的走过来。

    她顺手从婆子臂弯里抽出来一只胳膊。

    等儿媳妇毕恭毕敬的扶过去,私下里却用指甲尖狠狠的掐了把儿媳胳膊上的软肉。

    李应林疼的差点要叫出来,那惊呼窜到嗓子眼,乍看见婆婆阴冷的眼睛,瞬间咽了下去。

    她装作没事儿人一样扶着婆婆朝公公和丈夫身边走,私下里却悄悄摸了把眼泪。

    旁人浑然未觉。

    周老爷只看妻媳万分艰难的走过来,老妻抬起头,又是愧疚又是不安的朝自己一笑。

    心头的不满早已经烟消云散,反而油然而生满满的酸楚与感叹。

    妻也是富贵人家小姐的出身,未出门坐轿,嫁了他坐车马。

    哪受过这样的苦。

    他忍不住,拄着拐,笃笃笃的去寻侄女了。

    ——————

    追-更:56msvip.com (woo18.vip)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