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里mli - 三寸心-中 遗光(军官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周红听了伯伯的话,看着大娘,弟媳那老祖宗传下来的叁寸金莲。

    忍了忍,还是道:”不如让莱生来背大娘,  大巨(周大少字)背应林?“

    莱生是周家里年轻的小伙计,还没成家,比大巨年纪还小。

    周红本以为伯父堂弟会同意,毕竟伯娘和弟媳,看着便受不住了。

    谁  料,”这怎么行!“

    周家父子齐齐出声。

    周老爷拐杖更是重重一杵地面,一语定音”有辱斯文!“

    女眷也是一脸不情愿,尤其是伯娘,虽没开口,却瞪大了眼,仿佛埋怨她竟能说出这样的话。

    周红原还想着,要是再等到他们也背不动了,无妨再让那些老成些的仆人们轮流接替着。

    都生死紧要关头了,规矩礼数再大,能大得到人命去!

    但现在,她看明白了。

    这是还没有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不会听的

    “我明白了。”

    她轻轻一笑,灰扑扑的面容,那双眼睛却亮晶晶的。仿佛是想开了,语气也和缓许多,

    她想了想,提议到

    “记得来的时候,看到一片棒子地。现在估计还在晒杆,咱们就去那吧!我记得,应该离得不远了。”

    周老爷自然应好。

    一家人笑吟吟的,仿佛雨过天晴一样。

    转过头,周红却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

    临时稍稍变了点路线,李老爷虽然有些意见,可毕竟队伍里多是周家人,也还是同意了。

    四点二十,终于到了周红口里说的棒子地。

    黎明前夕,天空好像压得很低,空气里飘着寒气,又湿又冷。

    这一片估计是蔡家屯的地,比人高的杆子,站的笔直粗壮。

    小风一吹,哗啦啦的轻响。

    周老爷喜笑颜开,连说这地方好藏人。

    一家人终于松了口气,在棒子地的深处找了块地方,趁机赶紧补充点食物。

    周大少一边啃着白面馍馍,一边四处打量,滑县种小麦,这棒子还是不太多见的。”嘿,瞧这活干的!“

    他指着其中一根棒子杆,见别人瞧过来。

    仿佛还没发现关窍,拍了拍手心的馍碎渣,站起来,走过去扭了几下,竟然掰下一个巴掌大的棒子来。

    洋洋得意的朝他们炫耀”要是俺们家租子这么粗心,在俺手里可有苦头吃!“

    周老爷面色不好看,  气的拿起拐杖狠狠的捅了下这不知厉害的傻儿子。

    逃命呢!

    他门一家子老弱妇孺,满打满算,两个男人,他今天还气撅过去过。

    这时候不拢络人,还想着耍公子哥派头,

    要是下人反了,那真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

    周夫人操持多年,也不是全无心计的。纵然平日里把这独生子爱的眼珠子一样,这时候也难得的跟着似嗔非嗔的责备了儿子一句:”尽胡沁,俺们家什么时候会干那种事儿啦!整个滑县,谁不说俺周家厚道。“

    一面说着,顺手掰了自己半个馍馍硬塞到管家女儿春妮手里。

    她爹妈看见,嘴角便多了丝笑影,手上的动作倒更利落了些。

    周夫人眼风扫过儿媳妇,见她只顾着吃馍喝水,仿佛啥也没听到似的。

    她瘪了瘪嘴,想着儿媳怀里还喝奶的金孙,和正和周老爷聊天的亲家李老爷,就忍下了挑剔。

    周红心里颇不平静。

    她不是表弟那样不懂俗务的公子哥儿,想现在粮食那么珍贵,怎么会有人粗心大意的漏下这么大个的棒子,

    他们滑县农民,收割以后都是恨不得刨开地叁寸深,就怕漏掉一颗麦粒呢?

    想到这,她突然问起正盘点行李的管家”张伯,这棒子一般都是什么时候收的!“

    张伯有些奇怪,却还认真的回忆了下”该是十月。今年雨多,大家怕烂在地里,只怕  会早些。“

    遗光坐在秸秆上,瞧见周红脸色有些不好,轻轻的问

    :”是不是有什么不对?“

    周红摇了摇头,心却直直的往下坠。

    收粮的时间宝贵,现在已经十月末了。前几天下过几场雨,可这杆子还树在地上,就连田地深处的苞米棒子也没

    拔干净?

    庄户们干什么去了?

    或者说,蔡家屯的人,还好吗?

    联想到这里,她只觉得一阵寒意从天灵盖直往脚底下窜,她情不自禁的发了抖。—————

    追-更:po18gw.vip (woo18 uip)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