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绵绵 - 第2页 重生后,五个哥哥哭着求我回府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许多人见到姜幼安第一眼,只觉得她肌肤偏黑,可那双瞳仁却是十分清澈干净,这会儿笑起来,眉眼弯成月牙,脸颊旁还露出两个小梨涡。

    娇憨,纯粹。

    墨扶白怔了一瞬,很快拧紧眉头,望向姜幼安的眼神愈冷,他寒声道:“别耍花样,辰南王府不会有你的容身之地。”

    姜幼安也不指望大反派会马上给她好脸色。

    在他凌厉的视线下,姜幼安硬着头皮上前,半蹲在他跟前,尽量与他平视。

    “世子殿下果真是想赶我走,所以才让人故意吓我,虽说丢的王府的脸,可让王府丢脸的人是我,殿下也有理由将我赶出府,但我是无辜的啊……从头到尾我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嫁进王府,我什么都不知道,却马上就要成为一个弃妇,你们所有人的怨和恨都发泄在我身上,就因为我正好就成了那个倒霉的人。”

    姜幼安想到前世,她被赶出王府后,回去姜家,却被赶狗一样赶出去。

    没有穿书记忆的她,硬生生被逼到黑化,那时所有人都用一种厌恶的眼神看她。

    可是她又有什么错呢?

    错就错在,她的异卵双胞胎妹妹是团宠文里的女主,她是被五个哥哥宠爱的妹妹,全家人团宠的对象。

    姜幼安睁大眼睛,仿佛这样,才能减少酸涩感。

    可是,眼眶还是红了。

    --

    作者有话说:

    PS:开新文啦~古言架空,大家记得给绵绵五星好评哟~抱住么么哒~

    第2章 万般皆是命

    姜幼安的脸上还扬着笑。

    “我知道,于你们这些皇室贵胄而言,像我这种商贾人家的子女根本就没有资格说公平不公平,且这天下间,比这不公平的事情多了去,只能受着,忍着,对吧?”

    明明在笑,姜幼安却有泪意在闪烁。

    “我不仅受着,忍着,我还期待着,期待着他们能看到我的好,哪怕只分出一点点对姜妙妙的温柔给我,我也满意啊……”

    姜幼安的眼泪像是无法控制般,扑簌簌滚落下来。

    像是找到一个发泄口,她又哭又笑。

    就算知道那是一本书,可在书中经历一世后,她没法回归到读者的位置。

    “大哥喜欢喝茶,我便每日凌晨天还未亮,开始收集晨露给他煮茶,只为他能像摸摸姜妙妙的脑袋那样,也能摸摸我。”

    “二哥说,他想喝鸡汤煨的鹿肉,那鸡汤要小火熬煮三日,我夜里便守在厨房,只为他能夸我一句。”

    “三哥脾气不好,不管是他在哪儿受气,回家骂我,我都不会顶一句嘴,我知道他需要宣泄。”

    “四哥自幼体弱多病,没法出去走太远的路,不能像个正常男子那般过活,他总说自己的活在黑暗当中,姜妙妙是他的小太阳,能给他带来光明,可他可曾注意到身边的我吗?”姜幼安伸出小手,手上不是被烫出来水泡,便是针眼。

    一滴泪砸落在手心。

    “可曾想过,我为什么要去学医?”

    “五哥贪玩,总嫌我啰嗦,我只是不想看到他挨罚。”

    “每逢我爹去外地进货回家,总是买各种漂亮的裙子,可是他不知道,那些尺寸都是适合姜妙妙,即便我提醒,他也老是忘记。”

    “我娘会说,反正小六一手掌针手艺精湛,你想穿什么样的裙子,自己做便是,她不明白,我也像其他姑娘家一样,看到漂亮的裙子,也想马上穿在身上……”

    姜幼安心里清楚,在她面前的是,未来会颠覆耀国的大反派,他矜贵冷情,吝啬多说一句话。

    甚至连个正眼都不会给你。

    她也不想对他说这些。

    可是,她堆积在一起的情绪,像是破了个口子,不宣泄出来,她会死掉。

    姜幼安坐在地上,喜服裙摆绽开,她抱着双膝,眼泪犹如断了线珠子,不断滚落而下。

    她伸手去擦掉眼泪,像是怎么都擦不干净般。

    嗓子嘶哑,又带着浓浓的委屈,“我也不想嫁进王府,更不想做弃妇,这天下如此大,为何没有我的容身之处?”

    轮椅上,清贵的男子,居高临下看着她。

    薄薄的唇轻启:“命。”

    万般皆是命。

    听到那一个字,姜幼安又痴痴笑出声,抬头任由眼角泪珠滑进衣襟内,“殿下,现在的我,不信命呢。”

    穿书前,她是现代女性,在书中经历一世,重生后,她已经恢复所有的记忆。

    绝不会任人宰割!

    墨扶白似是想起什么,那双冷如寒潭般的眼底深处,好似扔进一颗石子,荡起微小的涟漪,转瞬即逝。

    -

    姜幼安被冻醒。

    原来她哭着哭着便趴在凳子上睡着了。

    穿上还穿着喜服,蜡烛燃尽,窗外晨曦洒落,光芒浅薄。

    梨花木缠枝的卧榻上,没有墨扶白的身影。

    姜幼安洗漱后,换上一袭莲青色长裙,配上同色丝绦,在发髻上打了个结,其余飘落而下。

    她静坐在房中,等待。

    待天色大亮,云水院的张嬷嬷来了。

    张嬷嬷双手拢在袖子里,神色冷淡,“世子妃,王妃免去你的晨昏定省,让你没事的时候,别在府上到处晃悠。”

    言下之意,姜幼安明白。

    同时也清楚,自己暂时不会成为一名弃妇。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