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绵绵 - 第8页 重生后,五个哥哥哭着求我回府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那一瞬,就好似明珠上的遮挡物被掀开,光芒绽放,熠熠生辉。

    只一眼,便觉得那九天上的星辰也不过如此。

    “世子爷的心思岂是你我这种粗人能猜得到的?话说回来,老高,今日我随着世子妃去趟姜府,可真让我大开眼见,我就没见过,人能偏心到这种程度啊!”

    “都是一个爹娘生的,你没见着世子妃那亲妹妹是有多受宠,我这个汉子看着都气!这要是换做我家里的妹妹啊,还真没世子妃这么强大的承受力,只怕早就跳河了。”

    耳边,有声音传来。

    墨扶白起身,那双腿却是好的。

    他将书桌上的书信烧掉,火光映照他的面容,眸光幽幽。

    “世子殿下在书房里吗?”

    干净,悦耳的嗓音传入墨扶白的耳里,他烧信的动作,忽地顿了一瞬。

    姜幼安笑脸盈盈看着书房前两名侍卫,“可否帮我通报一声?”

    高侍卫一脸的莫挨老子表情,“世子爷在歇息。”

    徐侍卫却也几乎异口同声道:“世子爷在歇息,等他醒了,我再让人知会世子妃一声。”

    高侍卫:“?”

    “让她进来。”

    书房里,传来墨扶白低沉的嗓音。

    高侍卫:“???”

    “世子妃,请!”徐侍卫做出请的手势。

    姜幼安朝他微微颔首。

    她推开书房的门,一眼就看到坐在书桌前的俊美男子。

    “何事?”

    墨扶白的面前摆放着一本书籍。

    他只是掀了掀眼皮,眸光淡淡看姜幼安一眼,便继续垂眸看书。

    在看到墨扶白的那一瞬,其实姜幼安还是有点囧的。

    毕竟,算上重生,她活了三世,还是第一次在一个外人面前袒露心声,且哭成那副样子。

    压下心头那股窘迫感,姜幼安福了福身,“其实也不是什么要紧事,就是来感谢世子殿下。”

    墨扶白翻阅书页的动作顿了瞬,抬眸正视姜幼安。

    “谢本世子什么?”

    “昨日在外宾面前丢脸之事,还有,允许徐侍卫同我出府。”

    墨扶白没有马上回话,他收回视线,继续看书,好一会儿,低低说道:“徐侍卫擅自离岗,该罚。”

    第7章 他嫌弃她黑?

    姜幼安:“?”

    难道不是他同意的吗?

    她还以为经过他允许……

    她这是害了徐侍卫?

    我去!

    墨扶白随意瞥了眼。

    正好看到姜幼安脸上带着歉意的摸摸鼻尖。

    似是想起什么,她忽地眼神一亮。

    瞳仁顿时就好似有光迸发出来那般,流光溢彩。

    嘴角扬笑,露出两个小梨涡,眉眼也弯成了月牙。

    笑容,娇憨得很。

    仿佛昨夜哭哭啼啼之人,并非是她。

    连嗓音里都带着一丝讨好之意。

    “听闻世子殿下时常会头疼,我前些日子调制出的一款熏香正好能缓解头疼的毛病,我现在便去取来。”

    她想起来这个细节了!

    作者用大量笔墨描述墨扶白有头疼的毛病,且在文中后期,这个毛病越来越重,连御医都没辙,以至于墨扶白的性子也越发暴戾无常。

    不等墨扶白出声,姜幼安牵着裙摆,小跑着离开书房。

    待姜幼安赶来时,额上香汗涔涔。

    可那双眉眼却是更亮了。

    墨扶白表情淡淡。

    “这熏香是我找了几十种材料调制而成,且制作过程很麻烦,稍有差错就会失败,但真的对缓解头疼很有效果,我给殿下点上。”

    书桌一角摆放着白玉骨瓷的香炉,打开香炉盖,染上熏香,不消多久,就有一股淡淡的清香扩散开来。

    姜幼安合上香炉盖,深吸一口气,顿感脑袋清明不少。

    她朝着对面的男子看去。

    一身白色锦袍,不沾一丝尘埃,雪肤乌发,离得近些看,面上真是毫无瑕疵。

    慢条斯理翻阅着书籍的手指如玉雕,安静如画,真真宛如谪仙临世。

    似是有所察觉,墨扶白迎上姜幼安的视线。

    视线不偏不倚对上。

    几乎是下意识,姜幼安脸上绽放笑颜。

    “莫以为你讨好本世子,便能安然无忧待在王府,你若犯错,照样会被赶出王府。”

    姜幼安乖乖巧巧点头。

    嘴角情不自禁上扬。

    昨夜里,她还有点悚这大反派。

    现在反而觉得他没那么可怕。

    若是真的那般冷血无情,此刻她也不会站在他跟前。

    想来自己要抱他大腿的决定也不是错的。

    重生一世,她还是书中的炮灰女配,墨扶白是大反派,站在女主姜妙妙的对立面,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

    想到这里,姜幼安嘴角旁的小梨涡也显得越发甜美。

    大抵是少女笑容太过明艳,墨扶白还是移开视线,同时淡声道:“你可知,你站在书房,书房的光线都暗了些?”

    姜幼安:“???”

    “还杵着做什么?需要本世子找人抬你出去不成?”

    “噢!”

    姜幼安离开书房。

    想了好一会儿才明白前面那句话的意思。

    这是嫌弃她黑???

    姜幼安凑到徐侍卫身边,语气有点郁闷问道:“徐侍卫,我有那么黑吗?”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