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绵绵 - 第663页 重生后,五个哥哥哭着求我回府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自然也看到之前问他的那个看起来有点凶巴巴的男子。

    狗子的脸色变了。

    这些人是知道孩子在杨大夫家中吗?

    这可咋办啊!

    狗子偷偷跟了上去。

    只是还没有一会儿,蹲躲在树后的狗子就被人从身后拍了下。

    狗子转身,百里影面无表情掐住了他的脖子。

    姜幼安和银望雅几人都过来了。

    狗子被掐的脸色通红,只是在看到走到百里影身旁的姜幼安时,他的眼睛猛地瞪大。

    “他好像有话要说,小影,先放开他……”

    “咳咳咳……你……”

    狗子看向姜幼安。

    这双眼睛和那孩子的眼睛好像……

    山上。

    杨韵做了米粥。

    她还在米粥里放了点肉沫。

    软软很喜欢吃。

    杨韵看着满满一碗粥都吃完了,摸摸小家伙的脑袋,“我去厨房,你不要到处乱爬哦!”

    她没把小家伙放床上。

    怕他摔下来,就把毛毯子垫在地上。

    然后把玩具摆在毛毯上,吸引小家伙的注意。

    这几日的相处,她可是清楚的很,这小家伙特别喜欢乱爬。

    有一次趁着她不注意,差点爬到外面去。

    杨韵拿起空碗开门出去。

    刚出去,山上来了一群人。

    “杨大夫……他们是孩子的亲人!”是狗子的声音。

    杨韵一愣。

    姜幼安的视线看向那扇门。

    银望雅在看清楚那位杨大夫的样子后,也是猛地一愣。

    杨韵也看到了银望雅。

    眼底也有诧异。

    “软软在里面吗?”姜幼安的嗓音微颤。

    “他叫软软吗?”杨韵说着,便进屋了。

    姜幼安也要跟上去。

    银望雅拉住她的手。

    “安安……”

    姜幼安看向银望雅。

    银望雅的怪异,也让百里影和小牛看了过来。

    他们很急好不好!

    软软就在屋里头!

    第496章 师娘

    银望雅说道:“是师娘……”

    “啥?”

    百里影和小牛都愣住了。

    “刚才那人是师娘……”

    姜幼安:“…………”

    杨韵进屋后,马上放下了碗。

    她把软软从地上抱起来。

    “咯咯……”

    软软还朝着杨韵笑。

    杨韵的眼眶有点酸涩,“那姑娘应该是你娘,你长得很像她……你一定要平安长大,健健康康,我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和你见面……”

    说着,杨韵轻轻蹭了下软软的脑袋。

    她把孩子抱了出去。

    “软软!”

    一看到软软,姜幼安的眼眶就红了。

    “娘……抱……”

    在杨韵的怀里的软软一看到姜幼安,就伸出肉乎乎的小手。

    姜幼安上前,接过软软。

    “师娘……”

    银望雅喊了声。

    杨韵微微颔首,她脸上带着客气又疏离的笑容。

    “你也是玄文的徒弟么?”

    杨韵朝着姜幼安说道。

    “是,我是师父最小的徒弟。”

    杨韵点点头,视线落到软软的身上。

    姜幼安去看银望雅。

    银望雅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好好照顾孩子,以后不要再弄丢了……”

    杨韵又开口道。

    姜幼安点头,“再也不会了。”

    在山上待了会儿,姜幼安要带软软回去了。

    杨韵还站在看他们,准确的来说,是在看姜幼安怀里的软软。

    直到打过招呼后,姜幼安朝着山下走。

    软软起先还在姜幼安的怀里笑,他是面对杨韵的方向。

    然后越来越远,软软忽然就哭了。

    姜幼安和银望雅几人的脚步都是一愣。

    杨韵自然也是看到软软朝着她所在方向哭泣。

    她的眼眶瞬间就红了。

    她别过身子。

    姜幼安和银望雅对视一眼。

    两人对视一笑。

    姜幼安抱着孩子走了过去,“师娘,软软的后背出了好多汗,我就这么带他回去,路上吹了风怕是要感染风寒,我……”

    “这几天我连夜给他做了两身小衣服,你么可以给他换身衣服再走……”

    姜幼安微笑道:“好啊!不过要麻烦师娘给软软换下衣服,这孩子很喜欢您呢!”

    姜幼安让杨韵给软软换衣服。

    她和银望雅到竹屋外。

    小牛和百里影也跟了过来。

    “师娘和师父本来是人人羡慕的一对……”银望雅长叹。

    银望雅入门的时间是比百里影他们要长。

    但她入门时,师娘和师父早已分开。

    据说当年碧罗庄发生一件差点灭庄的事儿。

    他们的小师叔和外人勾结,对付碧罗庄。

    本来师祖是把碧罗庄的庄主之位传给师父,可小师叔有了想法,与外人勾结来对付师祖和师父,而师娘和师父之间有个不到一岁的儿子,就是在那次厮杀当中被小师叔给杀死了。

    师娘承受不了,和师父大吵了一架,两人就此分道扬镳。

    师父也不是没挽回过,只是师娘一看到师父就想到自己的孩子惨死的模样,心里难以承受。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