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鞘 - 第200页 冰锋[竞技]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den 2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清久、沉间 30瓶;昵称困难户 22瓶;沉香木叶、青青河边草、den 20瓶;良屿、柚稚、相和、清歌、光谱 10瓶;玮玮、another 5瓶;焚风 2瓶;20428933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101章 .101

    尹棠的自由滑选曲看上去最为“通俗”。

    尹棠并不介意这样的解读。

    “一个曲子我喜不喜欢比它是不是推崇更重要, 就算我选的配乐可能不是同一赛季里最别出心裁的那个,我也会把它滑成最好的节目。”

    何焕一直记得尹棠当年的话,那句话给还是始终教练主导选曲的自己很多启迪。

    做到自己说来容易, 始终实践却难上加难。

    威尔第的《麦克白》与它的主题一样阴沉华丽。在国际滑联开放人声音乐可选为选手伴奏后, 越来越多选手选择的伴奏中出现了贯穿始终的人声, 但无论歌剧和音乐剧乃至摇滚亦或流行曲目,几乎全部都是独唱和对唱, 几乎没人选择合唱为主的伴奏。

    尹棠除外。

    《麦克白》开场便是女巫们命运预言的咏唱,合唱震颤人心,但她们唱出的与其说命运的预言不如说是诅咒,每个轻颤的跳音都在撩动人类内心最丑陋的渴望, 而平滑的间隔里, 每串紧密的音符都被尹棠用压步串接成行, 飞利浦四周起跳前,音乐与滑行融为一体,直至干净利落到极点的起跳与落冰结束,合唱落幕, 极其短暂的安静后是男中音由低再起的咏叹。

    丑陋的【欲】【望】,阴森的杀戮,灼烧的野心, 苦痛的良知, 麦克白可能是文学史上最复杂的角色之一, 即使用歌剧方式唱出, 他也一样难以诠释。众多唱过威尔第《麦克白》的男中音歌唱家都表示过, 这部作品不能用他们接受过严格训练的优美声线演绎角色,需要多音域的变换,撕扯喉咙发出甚至艰涩的喉音才能唱出这位主角的韵味。

    冰上的选手不需要歌唱, 然而需要滑出同样感觉。

    尹棠黑色平整衬衫外罩着一件同样是黑色但绣有暗金色纹路的马甲,衬衫马甲可以说是花样滑冰男选手最常见的标准比赛服,但每次选曲花样百变的尹棠却穿得不多,如今整套配备站在冰上滑行,四周的苍白与光影让黑色更暗,这黑色里有他的衣服,也有他的头发和瞳仁。

    活力四射总是容易滑出来一点,但腐朽和黑暗注定更难用肢体和编排设计表达。

    “每套节目都有自己的困境,必须突破才能无限趋近完美……”何焕默念宋心愉教过自己的话,注视场上刚刚完成以阿克谢尔三周起始的夹心组合跳的尹棠,他明白自己的朋友和对手已经做到教练给自己的要求。

    尹棠上身姿态一向为业内称道,他肩颈线条优美颀长,舒展时从耳尾到指尖几乎是一条饱满的弧,过往古典节目里,这份优雅被运用到极致,但在此时,男中音隐忍地压低痛苦音色,挤出破碎又狠毒的话语时,他好看的肩脊伛偻蜷缩,像一条蛰伏的毒蛇。

    大部分痛苦被夸张表达后,总会有种被冰迷戏称为表演欲过剩的尴尬感,但尹棠这曲情绪浓烈到近乎肢体夸张的表达却全部点到为止,他的表演就像他的跳跃技术,永远恰到好处,绝不多也不少。

    自小在国家队接受专业团队的专业训练,尹棠一板一眼都有科班出身的凛然,动作标准细节处理干净得近乎一条笔直裁切绷紧的弦,怪不得曾经有人开玩笑说,尹棠的节目可以治愈强迫症,带来极大舒适感。

    后外点冰四周跳落冰再起跳,顿挫的时间不疾不徐,尹棠步法滑出时双臂收拢,曲线后又是旋转,再依次序打开,这种符合人类审美逻辑的动作编排和执行力实在是令观众陶醉,即使没有成功的跳跃,他们还是用尽全力鼓掌。

    看到这些的成明赫只能在心中慨叹,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既生瑜何生亮吧……

    如果世间有所谓神明,那他一定足够残忍,将这样多的天才同生于一个时代,为一个冠军浴血厮杀,再没有比这更残忍的事了;如果没有,那为什么自己会在一块小小冰面上看到如此多精湛的造物和美的化身?

    他很想发表自己的看法,但又觉得,或许此时沉默就好,大概全世界所有观看这场比赛的人中,已经有无数位和他想通想法的人,此时正在安静感叹,他不想打破这份虚无缥缈的默契。

    尹棠与何焕虽然是朋友和对手,又同属于一个国家队伍,可不管是场下性格还是场上特点都大相径庭。

    “能在这个时代,看到这场比赛,真是一件幸福的事啊……”

    当尹棠的节目最终结束,观众仿佛无止境的欢呼终于结束后,成明赫才缓缓开口。

    之后,他忽然回忆起《麦克白》里最后也是最著名的那段台词,于是脱口而出:

    “熄灭了吧,熄灭了吧,短促的烛光!

    人生不过是一个行走的影子,

    一个在舞台上指手画脚的拙劣的伶人,

    登场片刻,

    就在无声无息中悄然退下;

    它是一个愚人所讲的故事,

    充满着喧哗和骚动,

    却找不到一点意义。”

    这块冰场,即使此时的演出再盛大热烈,最终也还是会迎来一个时代的终结。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