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鞘 - 第205页 冰锋[竞技]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因为何焕这四年,就像人间蒸发,彻底消失了。

    ……

    熄灭的手机屏幕上是一张绷紧的英俊脸庞,可能是因为眉头皱得太紧,尹棠看上去更好看了,路过见到半靠在栏杆上的他后,几个冰迷立即兴奋,可他们也见到尹棠的表情很是不愉快,于是也没敢朝前多走一步。

    “要签名吗?”

    尹棠却看见了他们,于是主动开口,几个人立刻尖叫着围上来。

    签完名后,尹棠一个人走回俱乐部的工作人员通道,这里不会有观众冰迷学员,安静极了。

    “我有那么吓人么……”他低声嘟囔说道。

    其实他不讨厌冰迷要签名,甚至有时候还挺愿意和他们接触,然而不知道为什么,人人都害怕他,好像靠近就会被他臭骂一顿,但又私底下夸他板着脸最耐看,实在匪夷所思。

    要是那个臭小子,肯定那群冰迷就要扑上来了。可要知道,何焕才是真的不喜欢和陌生人接触,他只是不介意被打扰,但内心比任何人都渴望独处的安宁,偏偏长着张好说话的脸,人啊,都是这么讨厌的以貌取人。

    冰演已经结束两个多小时,大部分亢奋的冰迷仍然不愿意离去,俱乐部日常的课程已经开始。在二楼环形走廊居高临下,尹棠觉得这些小个子的孩子显得更迷你,但不可爱。总有小孩子因为在冰上摔倒大哭出声,可是,要是真想成为花样滑冰选手,这样的苦才到哪里。

    他正想着,忽然有人拍了拍他肩膀。

    “宋教练好!”

    见到宋心愉,尹棠连忙站直。

    “小尹啊,一会儿去我办公室一趟。”宋心愉看起来心情很好,笑容和声音一样轻飘飘的。

    “教练找我有事儿?”尹棠一直挺害怕宋心愉的,他早就习惯胡教练儒雅温和,但集训时,宋教练狂野教学过自己的阴影始终都在,退役也没法忘掉。

    “什么事儿啊?没事了,去我办公室吃饭!”

    “去办公室吃饭?”尹棠以为自己听错了。

    “晚上还有会要开嘛,来不及出去庆功和接风,在办公室将就吃一顿火锅,小赫都准备好啦!你吃完再走!”

    在办公室吃火锅……只有宋心愉这样不拘小节的个性才想得出来。

    教练是长辈,长辈留下吃饭是不能拒绝的,尹棠立即答应。

    宋心愉的办公室今时不同往日,作为俱乐部真正的主席和整个场馆的持有者,她专门选了个窗子最多最明亮的三楼房间用作办公。

    尹棠一开门就被火锅浓香的热气扑了满脸,眼睛都睁不开,但他睁开后,顿时明白为什么宋教练笑得那么开心。

    除了盖佐教练和成明赫,屋里还多了一个人——仿佛从世界上消失了四年的何焕。

    他正被成明赫使唤拿各种洗干净的蔬菜摆在桌上,原本干净整洁的衬衫挽至袖口,隔着升腾的热雾,整个人看起来很不真切。

    宋心愉忙完就赶回来和学生们吃饭,但凡有她和成明赫的地方就不会冷清,倒是盖佐一直很安静,时不时笑笑。

    “胡教练还好吗?”

    何焕忽然开口问尹棠。

    “不怎么好,国家队那些新来的小兔崽子要气死他了。”尹棠太久没和何焕聊天,但第一句便找回从前的感觉,他也不再犹豫,接着说道,“教练之前和我说你在美国治疗顺便念书,怎么一直没有音信?”

    “本来是打算伤好和毕业后回来的,但谁知道,毕业了伤都还没好,只能再等等。”

    “做了很多次手术?”

    “动了三次手术,花了三年康复,上半年时我还只能在坐轮椅活动,不过现在正常跑跳已经没有问题了。”

    何焕仿佛说出的不是自己这些年的苦难一般轻描淡写。

    不止尹棠,人人都知道,当年奥运会何焕全力卫冕,但却自己没有参加自己的颁奖仪式。他在自由滑后就昏迷被送进医院,足舟骨彻底断裂粉碎,伤到足底肌腱,同时膝盖和腰椎都受到伤害,在他人生最辉煌的那个夜晚,职业生涯便被宣判了死刑。

    “但是我却一点也不后悔。”

    尹棠还记得当年何焕去国外治疗告别时对自己说得最后一句话。

    要是自己,大概也会是同样想法。

    “所以现在你的左脚……”

    “是人工的足舟骨。”何焕很耐心给尹棠解释,“不如原来自己的好用。”

    尹棠气得差点笑出声。

    可他还没反驳,脖子就被喝多的宋心愉揽住,“诶呀小焕你不知道,小尹年初时可是考到了国际裁判资格,以后就能在ISU裁判席见他了。”

    “啊……以后的晚辈真是惨。”成明赫哀叹。

    “我又不是魔鬼!”尹棠瞪他一眼,“要是他们没有出错,我也扣不出分,还省事,多好,但现在孩子的基本功太差,活该做完一个技术动作倒欠我几分。”

    “我看你们当中只有小尹最适合当裁判,不过教练嘛……好像都不太合适。”宋心愉慨叹般叹气,“你们这一批黄金时代,连埃文斯这小子最后都没去执教,他倒是适合,不过,既然他更想开餐厅当主厨也是件实现心愿的快乐事。”

    “当教练心要够硬,我给人编舞都下不去狠心批评,哎,只能说性格决定命运了。”成明赫借着酒劲儿深深叹息。

    成明赫的舞蹈工作室如今在韩国生命斐然,甚至在洛杉矶开了新的分部,偶尔会给花样滑冰选手编舞,倒也不算一点不沾老本行。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