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鸦 - 3.刚出场就送人头 无限炼欲(孪生男主,无限流)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正在连接精神网络,进度32%,过程中的轻微不适属于正常现象。”空灵的ai女声响起,温柔的解释让人心安。

    几束流光在游戏舱的外壳下流窜,不多时就来到游戏舱边缘,融合进保护液里。

    清澈的保护液顿时波光粼粼,那些光线在保护液里交织着,四周开始逐渐变暗,原本能透过保护液看到的客厅也逐渐模糊了。

    “精神网络链接进度:56%。开始扫描身体数据,同步率48%。”

    一阵让人胃部不适的失重感传来,看来这就是系统说的“轻微不适”了,灿灿早有准备,几个呼吸之间就适应过来。

    周围已经完全陷入了黑暗,只有那些像是有生命的光线在游走。它们的运动是有规律的,好像在展示一块电路板的运作,不多时就在虚无之中铺出一条充满未来感的光路通向远处。

    “精神网络链接完成。同步率100%。请玩家跟随白昼女神的指引,进入α世界线。”ai的声音仿佛不是从任何一个方向传来的,不在耳边,也不在远处,但你就是听见了。

    这种奇妙的感觉也只有全息游戏能够实现了,灿灿感叹一番,迈开脚踏上那条“白昼女神的指引”。

    “等等,”她突然有个大胆的想法!踩在光路上的赤足收回来,毫不犹豫的往反方向的虚空中迈出一步,稳稳的在一片混沌之中站住了脚。

    “成功人士就是要不走寻常路。”心脏狂跳,她假设过除了光路的地方都不能走,可能会踩空。幸好还是能走的,灿灿拍拍胸口大步向前,“白昼女神的指引”被抛在身后,越来越远。

    “嘶,这里是真的黑啊……”无尽的黑暗包裹着灿灿,真实的一片虚空。灿灿低头看看自己的脚丫子,下面什么都没有,甚至没有触感,没有温度,好像踩在空气上一样多少让人有点发憷。

    为了排解黑暗带来的不安,灿灿胡思乱想着。

    她会不会最后又走回那条光路?好像莫比乌斯环一样。

    她的骚操作会不会是个bug?会不会迷失在这片黑暗中?

    金灿灿!你不成器啊!你忘了你玩游戏的初衷?搞什么彩蛋啊,什么隐藏任务啊,没必要知道吗!

    “对啊……我是来,咳咳。”约炮两个字灿灿不敢说,ai智能着呢。

    对了,ai!思绪拉回来,她这么乱走,ai一点反应都没有,应该问题不大吧……

    “还要走多久啊,该不会我真的想错了?人类啊,你的名字叫贪婪。”为了隐藏彩蛋真是脑洞大开,不择手段!灿灿唾弃了下几分钟之前的自己。

    在这种没有光线,没有参照物的地方,人是很容易产生时间错乱的。灿灿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大概2分钟?或者十分钟吧。

    但终于在灿灿真的开始慌的时候,“嗒。”她踩在一条石板路上,发出轻轻的声响。

    “咱能给点预示吗,想吓死我啊……”这条路完全是凭空出现的!和之前的虚空衔接的完美无瑕,太诡异了。灿灿心脏狂跳,一半是被吓的,一半是激动终于走到头了。

    灿灿几乎是小跑在这条石板路上的,她不敢跑快了,石板路并不像光路一样在黑暗中熠熠生辉。青灰的路面是黑暗的同谋,需要小心辨认,灿灿怕自己一不留神失去它的指引。

    脚下的触感愈发粗糙起来,这石板路好像破损了一样,裂痕和一些翘起的地方刮的她脚心疼。灿灿不得不再次放慢速度,好在远处已经有一些微弱的橘色光亮,走慢些也无妨了。

    只是光亮好像不太稳定,时不时的晃动,灿灿后知后觉那应该是烛火的光芒。

    在渐近的火光映照下,可见前方的路面上散落着一些破碎的雕像。灿灿驻足观察,雪白的雕塑碎片早已蒙尘,但仍然可以从破碎的局部中窥见原本的样子。

    姣好的面容,优美的身段,以及精细雕刻的羽毛。

    “完蛋……是天使的雕塑。”她早该想到,白昼女神指引的反面是什么,这地方不得了。

    继续往前走,残破的雕塑越来越多,石板路的状况也越来越差,甚至出现了截断的情况。

    这种感觉就像终点有个正在拿天使雕塑撒气的魔鬼,他的怒气从烛火那边扩散开,而自己正在往这场风暴的中心走去。

    仿佛为了印证灿灿心中所想,虚空中突然起了一丝风,夹杂着一股清冷的味道。像墓碑上枯萎的玫瑰,被细雨淋湿,清冷到极致后渗出的一丝孤独。

    到头了。

    数米高的大理石巨门伫立在这片虚空里,旁边那支一人高的烛台就是光亮的源头。石门微不可见的留了一个缝,想来那股微风就是从门后吹出来的。

    “果然啊,这是……地狱之门。”灿灿仰着头看的仔细,石门被雕刻的异常华美,繁复考究的花纹让人眼花缭乱,但更令人赞叹的是门面上雕刻的无数人体。

    这似乎是一座淫欲地狱,所见之处一半的雕塑都是人与魔鬼纠缠在一起,那些人面上没有一点欢愉,反而十分痛苦扭曲。淫欲,杀戮,死亡是地狱之门的主基调,有罪之人被雕刻的栩栩如生,禁锢在这地狱的场景中难以逃脱。

    灿灿不由地伸手抚摸上去,手指跟着那些花纹和雕塑,看尽这扇门上的故事。

    艺术品是有魔力的,即便不懂的人,也会在长久的端详中被它们引诱,为它们痴迷,何况灿灿精于此道,简直不费吹灰之力就深陷进入,连她的“大事”也抛在脑后。

    可惜这座地狱之门实在太过庞大,一支蜡烛又能照到多大范围?片刻后灿灿就已经把可见范围内的内容都看了个遍。虽然不能窥见全貌,但仅仅这一部分的艺术造诣已经让灿灿受益匪浅。

    “克洛诺斯是真的有钱,还没进游戏就砸下血本设计这种艺术品,不知道建模师哭了没。”这门少说七八米,上面那么多都看不到真让人心痒难耐。灿灿叹口气,有点不甘心的垫着脚尖,伸长了手臂往上摸索,看不到我摸摸总可以吧?

    柔软指尖勾勒着,这是……两只魔鬼。和一个……

    指尖突然一阵尖锐的疼痛,那疼痛如此真实且剧烈,“嘶!”灿灿万万没料到有这出,一惊之下脚一滑,手为了支撑非但不能拿开,还死死的按在门上。

    刺破手指的那一块尖锐大理石就着伤口深深扎进指尖,钻心之痛让灿灿脑子发懵,眼前雪花般的一黑就往门上靠。

    地狱之门发出艰涩的声响,原本就留了个缝隙的地狱之门被灿灿重量一压竟然就这么开了,还晕乎着的灿灿一个趔趄就往里摔。伤了的那根手指生生被那根尖刺割出一条又深又长的口子,在门面上拉下一道可怖的血痕。

    “我靠……”这波操作简直是连环暴击,灿灿疼得就吐出两个字,剩下的全没力气说了,只能在心里口吐芬芳。

    疼疼疼疼,她的手指啊啊啊啊啊!十指连心知不知道啊,游戏不带这样设计的啊!老天,身上也摔得好疼……

    她只是想能不能靠摸来分辨下高处的内容。怎么?摸不得?!又不是真的!摸摸又不会坏!

    灿灿就着摔进去的姿势躺在地上,感觉手指好像流了不少血,她严肃怀疑那根尖刺是不是把她手指扎了个对穿……

    “沙沙…沙沙…”

    什么声音?!她是不是痛迷糊产生幻听了?

    “沙沙…沙沙…”

    什么叫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她金灿灿今天算是见识到了。她摔进去以后,地狱之门就鬼使神差的自己关上了,她再次身陷黑暗,压根没法判断这诡异的声音是什么东西发出的。

    得,就这样吧,有什么赶紧来!她还不信了,一全息游戏能把人玩儿死了?肯定是她不走寻常路引起的过场剧情。

    想通其中关窍,灿灿气鼓鼓的躺平任草,根本没有要起来的意思。她还没缓过来呢,全身都疼,手指最疼!

    细碎的响声越来越近,灿灿打定主意不动,心态稳的不行,但令人遗憾的是这种稳如老狗的状态并未持续多久。

    因为一条黏腻湿冷的东西,精准的卷住了她那根受伤的手指!灿灿几欲晕厥,心里恶心的不行,但还来不及挣扎,更多这样湿冷的东西就把她捆了个结实。

    这些藤蔓状的异物好像对她的伤口特别感兴趣,一圈圈绞住她食指。血液被逼向指尖,食指顿时一阵胀痛,伤口一跳一跳的疼。

    “夭寿啊……我要投诉你们!退出!退出游戏!gm呢!”它们在碰她的伤口啊啊啊啊!它们那么黏!有毒没毒啊?

    好吧,有毒。

    不合时宜的困意席卷而来,失去意识的瞬间,灿灿脑子里蹦出一句:“出师未捷身先死。”

    ----------------

    灿灿:你是亲妈吗?我号都没建就领便当?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