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鸦 - 8.深红(血腥,肉) 无限炼欲(孪生男主,无限流)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啊,别舔了,有什么要来了,唔,快停下……啊啊!”稚嫩的高潮声混合着咕啾咕啾的吮吸声在大厅中回响,过了十多秒才停了下来。

    整个宫殿里鸦雀无声,这让高潮后回过神的少女羞的恨不得钻进地里去,她原本是傲慢一派的恶魔,今天却如此的…如此的……

    “是瓦伦德尔家的小女儿吗?你们养了个不错的女儿嘛。”磁性的男声打断了少女的羞怯,也划破了大厅安静的空气。男人语气里带着一丝漫不经心的味道,却让在场所有来宾都神色恭敬起来。

    宫殿王座厅上,发话的男人正以放松的姿势倚坐在王座上。他长得相当俊美,嘴边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意,如果忽略他额上那对卷曲的黑色羊角,这完全就是一个人畜无害的美青年。

    可惜对魔族来说,越是扭曲的尖角越能代表血统和黑暗力量的纯粹,此人无论地位还是实力已经不言而喻。

    “承蒙殿下赞赏,那的确是臣下的小女儿,名叫纱旎.瓦伦德尔。”瓦伦德尔的家主半跪在王座厅下回答道,他极力想表现的稳重,但声音里还是带着一丝颤抖。

    “是社交出道吗……”座上的男人带着黑色手套的修长手指有一搭没一搭的轻磕着王座的扶手,搞得下面所有人都汗毛竖立,不知道他究竟有什么决定要公布,女孩的父亲更是出了一脑门的薄汗。

    “表现不错,一会儿的仪式开礼人就由你的女儿担任吧。”俊美的亲王笑眯眯的道,瓦伦德尔的家主顿时欣喜若狂,谢恩的话竟然都说的语无伦次起来,看得一旁的宫务大臣皱起了眉头。

    但亲王似乎并不在意,他迷人的紫色眼眸飘忽了一瞬后吩咐一旁的宫务大臣,赐福仪式开始。

    宴会又重新热闹起来,沉重而诡谲的音乐响起,恶魔们分站两旁留出了大门到王座厅前的主道,所有人都期待的望向门口,等待着他们的王妃入场。

    刚刚看了一场活春宫的站神和帽子哥几个人的裤裆正硬的发疼,突然一下被这么多人行注目礼,差点没被吓软了去,几个人心里不约而同的都“卧槽”一声。

    银霆余光瞟到,忍不住暗笑,这群恶魔的眼神明明穿透了他们几个往后看去,分明是看不到他们的。竟然怕成这样,真是被色欲迷了心窍。

    银霆的念头还没落下,一道雪白的身影已穿透他们缓缓走向王座厅。

    一片暗色中,这抹雪白是如此的刺眼,所有恶魔都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却又在看清新娘的时候舒展开来,似乎没有人不惊艳于这位王妃的美丽。即使是银霆一行人只能看到她的背影,也不免在心中暗赞一声美人。

    从他们的角度看不到婚纱的正面,但背面的设计露出了大片雪白美背,布料直至尾骨处才交错着重新包裹住她挺翘的圆臀。

    新娘那修长的脖颈,挺拔的肩背,优美的腰线,还有迷人的腰窝,在头纱的遮掩下若有似无的勾引着人心。所有男人包括几个男玩家都有一瞬想象着这样的腰肢跨坐在自己身上摇晃驰骋的模样。

    只有银霆,注意到她消瘦的肩胛骨上,在头纱的遮掩下并不明显的两道疤痕。

    那烟烟袅袅的身影终于走到王座厅下定住,亲王嘴角带着笑意,亲自走下王座厅牵起她的手带入自己身旁的王座,那是属于王妃的宝座。

    “仪式开始,请开礼人入场。”宫务大臣中气十足的宣告着,大厅里的灯光倏地改变了,一切都昏暗的恰到好处,只有大厅正中有一块稍亮的地方。

    众人屏息等待着,终于,大厅正中的上空传来了声响。瓦伦德尔家十四岁的小女儿纱旎从上空慢慢下降,不是天降飞仙,也没有什么飘逸出尘。刚发育的女孩被皮质的束缚带捆住,手脚向后,面朝地面的被缓缓降到了半空中。

    刚发育的小乳在束缚带的捆绑下尤为突出。或许是仪式前刚经历了人生第一次高潮,或许是仪式前在后台被男仆们好好开发了一番,她幼嫩的乳尖兴奋的翘起,像一颗等人采撷的红果子。

    纤细的束缚带在纱旎的腿根刻意缠紧了一些,挤压出少女无毛的阴阜来,站的近的男恶魔看的红了眼睛,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嘬一口这难得的处女小逼。

    除了银霆以外的男玩家也都下腹一紧,而唯二的女玩家思君赋红了脸,谷雨无忧则觉得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纱旎被下降到离地面一米多的地方后,一位体面的男仆捧着一个精致的银盒上前,迅速的将里面淡紫色的膏药涂抹在了纱旎的两只乳头和阴阜上。

    不过几分钟,纱旎的阴阜就因为动情而充血膨起,淫水和膏药将肥美的馒头嫩逼衬的水亮。她稚嫩的身体开始难耐的扭动着,嘴里带孔的口塞球阻碍了她的呻吟,只有咿咿呀呀的声音随着唾液滴落在华美的地毯上。

    一股诡谲的香味开始弥漫在大厅里,恶魔们都享受的深吸了一口气。银霆余光瞟到身边的队友们身体一震……他们显然也闻到了。

    幻境竟然能实际的影响他们,这非常不妙。

    这也是解密吗?突破点在哪里?在他们完全无法动弹的情况下,到底还有什么办法能突破重围?

    银霆一边思考着,一边放慢呼吸,尽可能少的吸取那股让人躁动的香味。

    几念之间,被捆绑的魔族少女似乎已经难以承受情欲的折磨,她奋力的扭动着身体,几近疯狂的想要挣脱束缚,丰沛的淫水甩的到处都是,那香味也更加浓烈起来。

    全场的恶魔都躁动了,男人们的裤裆几乎都要被坚挺的阳具顶破了,女人们咬着嘴唇呼吸急促,华丽的晚礼服下早已淫水泛滥。

    银霆敏锐的察觉到所有恶魔都没有下一步动作,甚至没有抚摸自己,他们在等,等待开礼人完成开礼仪式。

    “唔!!!!呜呜!!!唔…..唔唔唔!!!!”纱旎的挣扎越发激烈了,她吚吚呜呜的声音已经难以用娇柔来形容了,那是一种疯狂到渗人的嘶吼……

    如果说之前的情景还让没心没肺的男玩家们情欲高涨,现在发生的一切就是一盆浇在他们裤裆上的冷水了。

    纱旎正在感受的情欲显然已经超过人类的理解范畴……

    不正常的情欲像一条无形的绳子,勒紧了她纤细的脖颈。纱旎的瞪大了眼睛,她的眼球急速的充血并且缓缓被挤出眼眶,通红的脸和脖子上都慢慢布满了凸起的血管。抹了药的阴阜和乳头红的像是要滴出血来,乳头肿的比干了一辈子妓女的老鸨还要大,阴阜也涨的不像话。

    该不会......

    一个不好的念头同时在几个男玩家脑子里闪现!

    草!不可能!游戏公司怎么能这么做!!!!

    退出,退出键呢!?操你妈的!不能退出?

    有几个男玩家彻底慌了神,整个宴会上诡异的气氛越来越强烈,那些魔族用一种专注到可怕的目光注视着大厅中间的纱旎。

    快了,就快了,开礼仪式就要完成了。

    那股香味突然浓烈到让人窒息。

    砰————

    细密的血雾笼罩了整个会场,几道玩家死亡产生的光芒破空而去。

    在魔族的欢呼声中,银霆那双兽人的眼眸穿过一片血雾,看到王座厅上那个端坐不动的王妃眼里流出了泪来……

    ps:终于肝出来了,思考了很久,还是决定写成这样。恶魔终归还是恶魔。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