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鸦 - 34.暗算 无限炼欲(孪生男主,无限流)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灿灿沉思之间,下面那支六人的队伍似乎是吵完了。

    作为肉盾的棕熊兽人首当其冲向银霆发起了攻击,他的血脉不及变异白狮高贵,体格比银霆小了一圈。但那重锤抡起来也不是开玩笑的。

    灿灿握紧了手里的祭祀权杖,做好了随时加血的准备。

    如果对手足够强悍,灿灿还不会这么紧张。但往往就是那些技不如人的角色阴招百出,让她不得不防。

    谁让她是银霆的召唤兽呢。他要是死了,自己也得跟着掉级。绝不是因为亲密度也会掉。

    “砰-------”重锤被巨斧挡开,发出巨大的声响。

    棕熊兽人一击不中,再次举起重锤。银霆速度却比他更快,黑色巨斧划过,棕熊头上飘起一个惊人的数字,让其他几人瞠目结舌。

    “妈的,你们还愣着干什么!特别是你,雷尼!”人类战士爆了句粗口,提剑冲了上去,走之前还瞪了一眼法师雷尼,似是警告,又像提醒。

    其他人这才如梦初醒般的动作起来。其中盗贼属于半肉搏职业,依然需要近身作战。

    队伍里的女性盗贼正要冲上去,不料却被雷尼拉了下衣服。

    “小心点。”雷尼皱眉,语气里带着“一会儿死了先别复活。”

    女盗贼微微一笑,对他点点头,然后在剑士的催促叫骂中冲了上去。

    雷尼和弓箭手站在后方,也开始一个接一个的释放技能辅助队友们。

    然而从银霆称他们为杂碎就能看出,他们根本没在大佬面前混过脸熟。完全是一支不知道从哪儿来的,以为银霆掉到80级就能捞到好处的垃圾队伍。

    过菜的实力导致他们很快负伤,好在后排的女祭司还算靠谱,立即吟唱起咒语企图发动治愈技能。

    金灿灿停留在半空,同一时间举起了手里的权杖。

    「光明之力在这里很难调动」银霆这样说过。

    白色的光明之力慢慢聚集在权杖中心,灿灿紧盯着下方的女祭司,成功看到了她技能发动失败后惊慌失措的模样。

    “果然啊。”

    灿灿满意的笑了,笑容里充满了当时面对绮月风吟时相同的恶意。

    和她推断的一样,天地间的光明之力是有定数的,而拜上高地因为黑暗生物的存在,使得光明之力十分稀薄。

    或许一般祭祀之间难以察觉这种差距,好比1份光明之力,两个祭祀便各得二分之一。

    但是有她金灿灿在就不一样了,她是天族,是白昼女神之下最受光明元素喜爱的种族。

    别的地方她不敢说,但在拜上高地,光明之力就只会全力供给她一个人!

    血脉的压制造成一面倒的元素掠夺,所以下面那个祭祀是不可能给队友加血的。

    “奶妈加血啊草!”剑士快疯了,盗贼已经扑街,不知道为什么半天没原地复活。他和兽人已经血量见底,该死的祭祀还愣着不加血!

    简直是一群猪队友!关键是他看得出银霆根本没使出全力,完全就是把他们当猴耍!妈的,银霆差了他们10级!世界线的80到90级可是要肝现实时间几个月才能追上来!

    银霆战力排行掉到第十他是知道的,他当然明白1v1是不可能赢的,但银霆居然能吊打他们一群人!就他妈离谱!

    “队长!不行,我技能发不出来!”女祭司被冤枉,大喊着解释。

    “上面!是因为她!”弓箭手练的就是一双眼睛,马上就发现了问题所在。说话的同时一只高阶魔箭就往天上射去!

    金灿灿冷笑,一个个的都把她当鸽子呢?

    背后双翼一扇,灿灿轻易躲过那只魔箭。作为为数不多的天空霸主之一,天族还没堕落到被人族猎人射下来的地步。

    地面上,弓箭手一箭落空,正要补上一箭,却被一道呼啸的风声打断。浓烈的杀意随着风声以绝顶之势扑面而来,竟在炎热的帕斯特利洛熔岩湖边带起了一股寒意。

    弓箭手还没回神,便被银霆甩过来的巨斧斩杀!

    和无尽地宫里的场景不一样,外界的死亡到没那么真实而恐怖。弓箭手的尸体倒在地上,连血都没流出一滴。被巨斧划开的伤口里星星点点一片,竟然十分美丽。

    干的漂亮!

    金灿灿弯起嘴角,而银霆也刚好抬头。视线碰撞的瞬间,灿灿没来由的心尖一颤。

    不过还没来得及判断这种情绪来自他们哪一方,处于半空中视野更宽阔的灿灿就发现了余光中的异动。

    剑士不知道什么时候手里多了一瓶魔药,他猛地向银霆掷出了那瓶魔药,然后和兽人从前线快速后退到法师和祭祀身边。

    “银霆!!!!”察觉异动的瞬间金灿灿便飞身上前,银霆也快速做出了反应。

    魔药并没有砸中银霆,它擦着银霆的铠甲摔落在地上。但当灿灿松了口气的时候,她以为装着液体的瓶子爆开了。

    紫色的烟雾像有生命一样瞬间扑向了银霆!

    该死!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金灿灿甚至还没来得及回到银霆身边。主宠回响传达到她心尖的感觉是如此陌生而酸涩,让她认定银霆一定在那片雾气里遭了罪。

    金灿灿的脾气本来就谈不上好,甚至可以说很坏。她其实也隐约明白,童年遭受的不幸不仅没有让她避免成为那样的人,反而让她更容易接纳黑暗了。

    灿灿羽翼一挥便改变了飞行方向,她右手持权杖,左手里藏的却是她上一局游戏的奖励:那根尖锐的黑水晶。

    她要让这个杂碎像8号一样惨死。

    可惜金灿灿高估了她在游戏里的实力,无尽地宫全盘复制了她的身体机能,让她下意识的以为正常游戏中也一样。

    而事实是身为祭祀的这具身体根本就无法进行近战攻击!肌肉的力量,控制还有爆发力都根本跟不上她的大脑。

    “砰-------”灿灿被棕熊兽人一锤抡在肚子上,巨大的冲击力将她甩出好几米远,正好是往那片紫色雾气的方向去的。

    “臭婊子想偷袭,陪你的主人去吧,嘿嘿。”

    100%的痛觉效果让金灿灿感觉五脏六腑都被锤碎了,这次进游戏前她在设置中寻找过痛觉调节,然而她的系统仿佛异于常人,压根就没有这个选项。

    陷入晕厥的前一刻,金灿灿感觉自己被接住了,模糊的视线中映入的……是一张极其英俊的脸。

    谁啊?

    金灿灿脑子里冒出个问号,接着就晕了过去。

    -------------------------------------

    银霆大意了啊!啧啧。

    一旦进入打斗,我觉得还是写的比较顺的。

    果然我不擅长那种煽情的文艺桥段啊可恶,怎么会这个样子!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