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鸦 - 35.俘虏 无限炼欲(孪生男主,无限流)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黄昏时分总是让人觉得压抑,对黑夜的古老恐惧是深植于人类基因的。更何况金灿灿发现她迷失在一座植物迷宫里。

    “好累,妈妈怎么还不来找我?”洋娃娃似的小灿灿蹲在地上,抱紧了膝盖。早上被女仆精心卷出的娃娃卷有些狼狈的散开,嫩黄的公主纱裙也被树枝拉了几条口子。

    妈妈不会来找她了吗?今天江阿姨和她说,爸爸妈妈要离婚了。离婚是什么她不知道,但是江阿姨说妈妈以后就不要她了。

    不可能,妈妈最爱她了!比对爸爸还好!妈妈才不会不要她!

    小灿灿抹了把眼泪,撅了撅嘴,觉得脚麻了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也顾不得妈妈平时说的淑女什么的了。

    “哼,江阿姨肯定乱说的。”回想起女子愉悦的笑容,小灿灿觉得心里说不出的难受。为什么江阿姨要笑?

    眼泪模糊了视线,小灿灿再抬头时,发现面前有个黑色影子。

    “这个给你,别哭了好吗?”黑色影子发出不知所措的声音。

    “真的吗......好漂亮啊,谢谢哥哥。”灿灿接过对方递过来的东西,破涕为笑。

    夜幕完全降临,初夏的夜晚凉风阵阵,吹来一股阴冷的潮味,混合着干草的味道,十分古怪。

    小灿灿拽紧了手里的东西,慌张的抬头看那黑影,却只在黑夜中看到小小西装口袋里的...咦,是什么颜色的袋巾来着?

    什么颜色?

    金灿灿猛地坐起身来,刚刚还处于睡眠中的大脑在这激烈的动作中无法正常苏醒,严重的耳鸣和混乱的思绪瞬间充斥着她的大脑。

    迷宫,西装巾,植物,黄昏,天黑了,谁送她东西了?东西呢?

    手里紧握着的东西压的她手心生疼,金灿灿一根根掰开因为持续紧握而僵硬的手指,露出了手心里的黑水晶。

    这一刻灿灿突然回神,想起自己还在世界线里。

    “啧。”全息游戏里虽然可以入睡,但整个体验都像是深度睡眠后无梦的夜晚。

    除开游戏公司专门推出某种梦境体验,实际上玩家们是不会做梦的,这与全息游戏舱的运作机制有关。

    所以她怎么会在游戏里做梦?

    特别是这场梦的内容并非瞎编乱造,而是来自她的真实记忆......

    金灿灿皱眉,读取玩家记忆可是非法行为,加上无尽地宫里那一堆问题,世界线到底已经触犯了多少条全息运营法规了?

    她选择克洛诺斯是不是错了?这样下去这个游戏迟早会被上面停运的……那她的计划岂不是泡汤了?

    “你好些了吗?”询问声唤回金灿灿的思绪,灿灿这才注意到她现在身处地牢中的一间牢房,和她关在一起的竟然是偷袭银霆的那支队伍里的盗贼和祭祀。

    “啊,我没事。谢谢。”大脑中的混乱逐渐平息,被重击的腹部不知道被谁治好了,一点疼痛感都没有。灿灿环视周围,盗贼和祭祀可能被她刚才混乱的状态吓到,怕她拿着黑水晶伤人,所以缩到了离她最远的角落里。

    而她坐在牢房里唯一的vip坐席干草垛上,看来梦里那股奇怪的臭味就来自这里了。

    大概是因为职业素养,鼓起勇气询问她的人是祭祀。

    “我们怎么会一起进入地宫副本?我听说是随机选人的。”灿灿将黑水晶插在腰间的皮带上,进入无尽地宫副本后,所有的界面都会失效,空间袋当然也无法使用。

    而且她和银霆之间的灵魂连接也被切断了,她感应不到他在哪里。

    “哎...你说吧。”金灿灿只是随口一问,没想到这两人还真的知道些什么。祭祀一副头大的样子,轻轻捅了捅身边的盗贼。

    盗贼嚅喏了半天,被金灿灿一双如融化黄金般绚丽的眸子盯的浑身难受,最后豁出去似的道。

    “我们推测,只是推测。”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被这两天世界线论坛上最火的帖子【首位人形契约兽全揭秘!从身材到性格-----还原白羽一族曾经的辉煌】影响了,其中各种过度解读让她觉得这位契约兽十分的不好惹。

    虽然她战斗力目前并不高,还被她们的队友给一锤砸飞了。但她的眼神,气质,都散发着一种...包藏祸心的味道。

    “毒蝎子,啊就是我们队里的剑士,最近老是和雷尼,呃,我都用职业来称呼吧。”瞄了一眼金灿灿,盗贼从她眼里读到了「快点说我可没兴趣知道他们叫什么」后改了口。

    “剑士和法师最近走的挺近,他们俩本来一直不对盘,所以能够亲近起来我们都觉得不是坏事,所以也没有在意。但是今天看到剑士对银霆扔了那个瓶子,我才想起之前法师和我提过,他发小在地宫里弄到一瓶魔药......”

    盗贼咽了咽口水,“我其实对玩游戏不怎么热衷,当时就那么一听。现在回想起来,法师当时好像说过那瓶魔药因为出自无尽地宫,所以使用后有几率触发副本。我们应该就是因为这个才进入副本的。”

    金灿灿倒是看不出那个剑士和法师有多亲近,他接近法师的目的已经相当明显了,就是为了搞到法师朋友手里的魔药。

    回想起银霆在紫色烟雾中向她传来的复杂情绪,灿灿感到没来由的烦躁,语气不爽的道,“那你知道那瓶魔药是什么作用吗?”

    盗贼瑟缩了一下,好像生怕金灿灿打她似的。

    祭祀摇摇头接过盗贼的话道。“是血脉降级。剑士好像家里挺有钱的,是我们公会里氪金最多的,可实力还是上不去。他之前在公会里抱怨过银霆之所以能成为全服第一,还不就靠着那点变异血统。”

    金灿灿嗤了一声,决定一会儿第一个就杀这个毒蝎子。

    地牢里唯一的小窗开在靠近天花板的地方,金灿灿半张脸隐在黑暗里,只有一只眼睛被洒进来的月光照射的闪闪发亮。

    “谢谢你们的情报,那你们对无尽地宫又了解多少?”确定了猎杀目标使金灿灿心情不错,比起她了无生趣的现实生活,无尽地宫总是能让她兴致盎然。

    “咳咳!!”盗贼突然咳嗽起来,好像没想到金灿灿会问这样的问题。

    看来她度过了十分愉快的副本时光。金灿灿挑眉。

    “哦~有人想起和雷尼的事情了!”祭祀捂嘴笑着,她的话让盗贼的脸红的像一只熟透的苹果。

    或许是把金灿灿当做系统数据的一部分,她们没什么顾忌的笑闹着,灿灿很容易就得知了两人经历的副本情况。盗贼绝对属于运气不错的那一拨,无尽地宫不仅没有带给她阴影,反而以1v1游戏的形式拉近了法师和她的距离。

    而祭祀只是初次通过了副本,刚获得了能进入真正游戏的入场券而已。她观看的剧情显然没有银霆那么血腥而复杂,这使得祭祀只是把无尽地宫当做克洛诺斯公司新推出的成人环节而已。

    诡异的点就在此处,和金灿灿一样经历了残酷游戏的人一定还有不少。以灿灿上一局游戏中16人存活4人的存活率(算上男生队伍),为什么没有人将这种不正常的游戏和他们所受的痛苦曝光呢?

    “咔嗒-------”铁锁开启的声音夹杂着铁链的碰撞声从远处传来,是有人开启了整个地牢的大门。从声音大小可以判断,金灿灿等人所在的牢房位置十分靠里。

    金灿灿示意盗贼和祭祀禁声,压低声音对她们说了一句话,让两人脸上还没褪去的笑容逐渐凝固。

    “如果一会儿的情况你们无法忍受,最好快点自杀。”

    -------------------------------------

    今天突破500珠珠啦!!!点亮了一颗星好开心啊!谢谢给我投珍珠的各位,谢谢你们的喜欢!

    对了,上次说过找画手约了稿子,每次都想说结果忘记。那个已经咕咕了,因为给好几个朋友看了,她们都觉得不太符合灿灿的感觉,所以我就不放图啦。等我多写点,找找感觉约个贵点画手好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