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鸦 - 36.血脉降级 无限炼欲(孪生男主,无限流)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监牢里仿佛只有金灿灿她们这个房间有人似的,使得整齐划一的脚步声在寂静的地牢里格外清晰。

    肃穆的脆响显然是某种靴子发出的声音。整合两场游戏的情报,金灿灿相信这种声音来自魔族士兵的军靴。

    盗贼和祭祀大概是听出了金灿灿的“好心忠告”背后的危险,面对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她们俩只能尽力缩在月光照不到的死角里。

    脚步声终于停在她们的监牢前,玄铁大门上的活动挡板刷的一声被打开,一双不怀好意的眼睛出现在长方形的空隙那头,阴恻恻的扫视着整个牢房。

    “这就是这次抓的冒险者?素质不错嘛,特别是那个金发的。”外面的人嘿嘿一笑,猥琐的视线在金灿灿身上转了一圈。

    “金发?哦对,人类也有金发的。你这喜欢操天族的毛病还没改呢嘿嘿。”旁边另一个声音道。

    “怎么?现在是两族的敏感时期,不让操天族,搞搞金发的人类也不行?啧,而且金发也就是找点感觉罢了,揪着天族的翅膀从后面操进去,哎,那滋味才爽呢!”

    “哈哈,我倒是更喜欢操精灵。那纤细的身体,抱起来操才舒服。好了老兄,咱们得赶紧把人带过去,两位亲王会面可是大事!”

    “一会儿你可别动那个金发的,忍忍吧,上面派发的任务重要。”

    门外的士兵们肆无忌惮的聊了几句,听声音一共有叁人。看来是打算一人押一个,倒是很不把她们这些“人类冒险者”放在眼里。

    和第一次游戏一样,进入无尽地宫后金灿灿的翅膀就消失了,所以才有了这些士兵把她当人类的讨论。

    “还愣着干什么!快点出来!”

    铁门吱呀一声被打开,大概是因为不能动她们,那个喜好天族的士兵十分不耐烦。

    金灿灿从草垛上站起来率先走了出去,在这种地方磨蹭没有意义,重头戏应该在她们将被带去的地方。盗贼和祭祀也不敢磨蹭,生怕这些长着细长犄角的恶魔一个不高兴就办了自己。

    “啧,算你们识相。”在魔族的规矩里,不听话的俘虏是可以任由负责的士兵处置的。他们隶属于“色欲”亲王,自然是习惯用鸡巴来让这些奴隶听话。

    在“色欲”亲王的地盘上,没有什么是一顿操干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就操两次。

    谁知道这叁个女人还挺听话,完全不像之前被俘虏的人类女人那样大哭大闹,一时间竟然找不到机会揩油。然而再想发泄私欲,他们这样的小兵也万万不敢耽误亲王们的娱乐活动。

    麻利的掏出叁个黑布袋将金灿灿等人的头套住,再用粗麻绳紧紧绑住了手腕,士兵们便像牵狗一样牵着叁人出了地牢。

    果然“编内女奴”和“冒险者俘虏”之间是有很大差别的,上一次游戏里对她们毫无防备的魔族,这一次却不想让她们知道监牢到目的地的路线了,金灿灿想道。

    魔族看来十分重视隐私,但是既然害怕她们记下路线,就证明将要进行的“游戏”有活命的机会,甚至生还率可能比上一次的25%高。

    这些魔族士兵虽然骚话连天,但一路上倒也没动手动脚,这让盗贼和祭祀明显松了口气。

    而金灿灿一边记着她们拐了多少个弯,每一次又走了多少步,一边思考着这些士兵只言片语里透露的信息。

    无限地宫副本就像是一架时光机,将玩家们送回天魔两族还存在的黑暗年代:刹那时期。

    这是一个各族混战的年代,因为唯二的神祗白昼女神与黑暗之神的决裂,导致被他们创造出的各族也摩擦不断,战火不息。

    游戏的大背景金灿灿还算有所耳闻,但至于哪一年发生了什么事这样的细节,却不是她这个连主线剧情都没过的玩家了解的。

    灿灿默默记下“两族的敏感时期”和“两位亲王会面”这样的关键词,准备出了副本再好好查一查有关大陆历史的文献。

    “滚进去!”大约走了十多分钟,目的地终于到达。金灿灿手腕上的绳子被解开,在头上还套着黑色布袋的情况下被士兵狠狠向前一推,身后随即传来了砰的关门声。

    身体几乎是本能的动了起来,灿灿借力一个翻滚,卸去了被推搡的力量后平稳的单膝跪地,一把扯下了头上的布袋。

    进入无尽地宫后,玩家的身体素质便完全取决于自身的真实情况,与游戏人物的数据没有半点关联。

    “啊!”

    “哎哟,疼死了!”

    盗贼和祭祀没有灿灿这样好的身手,在魔族士兵的推搡下摔倒在地上,疼的龇牙咧嘴。

    “妮娜,克莱拉!你们没事吧!”一道熟悉的声音从房间的另一头穿来,竟是法师雷尼!

    如果法师也被那瓶出自地宫的魔药卷进地宫,那...

    金灿灿站起身,目光穿过偌大的房间,最终坠入在那双像风暴一样美丽的湛蓝色眸子里。

    「萧疏轩举,湛然若神。」

    如果灿灿在华国从小长到大,大概会用这样的句子来形容银霆。他长的极出众,眉眼间带着一种华国古典式的俊逸,让常年和西国人打交道的灿灿眼前一亮。

    在世界线30%的外貌调整率下仍然出类拔萃,现实的长相可见一斑。那瓶魔药让他从兽人变成了半兽人,但仍然是变异白狮。

    华国古典式的俊美配上戏剧性的银发蓝眼以及发间毛茸茸的圆耳朵,不仅没有一点违和感,反而得到了1+1>2的惊人效果。

    灿灿感觉自己又有什么奇怪的开关被打开了,这个人......说不定很适合长发。什么兽人半兽人啊,她倒是觉得狮子精比较他。

    血脉降级让银霆的兽人装备不能再用,所以他只穿着一件战士的打底白衫和一条黑色马裤,和其他四人精良的装备一比实在简陋。

    但即便如此,这个男人骨子里那股游刃有余还是显得他像个体验生活的贵族,而不是什么落魄的战士。

    哦不,凭他目测一米九的身高和麻布白衫都掩盖不了的健硕身材,就算他是个落魄战士,也有无数女人愿意投怀送抱的。

    金灿灿眼神微闪,不过这对她来说倒不是坏事。虽然是全息游戏里的约炮,以后不会有任何现实里的交集,但果然约炮对象还是越帅,身材越好越让人开心啊!

    或许是灿灿眼里毫不掩饰的惊艳取悦了银霆,他倒也不吝惜的用他那张俊美无涛的脸对灿灿展露了笑容。

    o...m...g...

    这就是华国古语所说的「一笑倾人城  再笑倾人国」吗?华国男人的魅力值原来这么高吗......金灿灿被这一笑搞得心跳加快,感觉自己像个从没见过帅哥的14岁姑娘,不由有些心虚的不敢再与银霆对视。

    她胡乱的瞄了一眼旁边的剑士毒蝎子,看到他平平无奇的脸上带着一种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悔恨。

    此时雷尼因为担心盗贼早就从房间那头跑了过来,对着盗贼嘘寒问暖。剑士,兽人和弓箭手站在一起,和银霆隔开了些距离。

    看剑士那吃了苍蝇的表情就知道他十分不想当银霆鹤立鸡群里的那只鸡,但现实是他和银霆站在一起就会被人自动归类成鸡。

    谁能想到他放狠话看不起的大佬,不光游戏打的好,还长得又高又帅,并且身材超绝呢?脸打的不要太快太响啊!

    当剑士的脸青一阵红一阵的时候,金灿灿终于从美男的笑容攻击里平复了心情,她再一次看向银霆。

    而银霆的视线仿佛根本没有离开过灿灿一样,两人的目光立即相接,但不待灿灿细想,他就微微扬了扬下巴,示意灿灿看向房间中央。

    偌大的房间中央是一张圆形桌子,八张椅子围绕着圆桌,显然是为他们八个人准备的。

    圆桌上放着一迭扑克牌,而桌面本身又被镶嵌上了一个转盘。看起来这次的游戏和赌博有关?

    赌博,看似是运气的游戏,实际上不然。胆量,记忆力,对概率的计算,出千的手段才是赌博的重点。简而言之,是智商的考验。

    金灿灿舔舔嘴唇,他们作为“冒险者”被俘虏,身上除了装备再无本金(空间袋也用不了)。如果这场游戏有关赌博,那本金是否是他们的性命呢?

    这个猜想一冒出头,灿灿便感到自己的心跳倏地加快了。

    她在兴奋。

    -------------------------------------

    大家久等了!这次更新真的隔了好几天,是我懒惰了55555。

    第二场游戏马上就开始啦~依然构思的比较血腥,感觉自己又要吓到一部分读者了。到时候我会在章节名上标注出来的。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