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鸦 - 38.舌吻(小肉) 无限炼欲(孪生男主,无限流)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基本规则和传统的国王游戏一样:8个玩家,8张牌加上一张鬼牌。洗牌后每个玩家抽一张牌作为自己的暗牌,抽到鬼牌的人成为国王,剩下的一张牌即为国王的暗牌,如果没有人抽到鬼牌则重新洗牌。”

    小恶魔的叁戟叉一挥,桌面上的几张牌便凭空动了起来。9张牌很快就洗好了,其中8张“咻——”的贴着桌面滑到了每个人面前,只剩一张牌留在圆桌中央。

    “请各位查看自己的暗牌,抽到国王的玩家请举手!注意不要让别人看到你们的暗牌哦。”看样子这只小恶魔是要用实际操作来为他们讲解规则了。灿灿将自己面前的暗牌压在掌心,大拇指翻起扑克牌一角飞速的瞄了一眼。

    等其他人都看过了自己的暗牌后,兽人举起了手并翻开了自己手里的牌,眼里闪过一丝兴奋。牌面上的灰暗的狼头图案,表明抽到小王的兽人成为这一轮的“国王”。

    “很好,这一轮的国王诞生了,这张暗牌属于你!”圆桌中心的牌滑到兽人面前,兽人没有伸手去翻看,这让小恶魔满意的点了点头。

    “很好!国王是不能看自己暗牌的哦!那么接下来请国王在1到8里选择两个数字。”

    “5和8。”兽人毫不犹豫道,这种完全随机的游戏也没什么好考虑的。

    “请拿到5号和8号玩家翻开你们的牌。”

    灿灿啪的一声将自己的牌翻开,而另一个翻开扑克牌的人是银霆。

    灿灿挑眉,国王游戏的本质即是“臣民”对“国王”的完全服从。国王可以对点到数字的“臣民”下达命令,这种酒吧小游戏一般都是为了活跃气氛而存在的,“国王”的要求也不会太过分,无非是一些亲亲抱抱的暧昧玩笑。

    但是在无尽地宫里,灿灿相信这些魔族有很多花样来折磨他们。

    “哦?是白桃5和梅花8啊,不错嘛!接下来就是这场游戏的不同之处了,希望你们能够听清楚!为了庆祝两位亲王的会晤,每一轮的8张扑克牌都会从4种花色中随机选择。白桃和梅花是白色阵营,红心和方块是红色阵营,如果两张牌都是红色阵营,两位玩家就要进行不死不休的决斗哦!”

    小恶魔快乐的笑了起来,好像想到了什么好事一样。“如果两张牌都是白色阵营,当当当~这可是很好的配对,因为这样被选中的两位就可以快乐的交尾了!完成的标准是双方都到达高潮,是不是很幸运啊?”

    “如果是红色对上白色呢?”灿灿不接小恶魔的话,直截了当的抛出了问题。如果说红色代表鲜血,白色代表白浊的体液,金灿灿相信这个叫做“红白国王游戏”的红白配对会相当精彩。

    “很好的问题!如果是红白配对,那两位玩家就得做一些血腥的交尾活动了,是不是很有创意?”小恶魔痴迷的笑了起来,好像对这种玩法非常满意似的。

    “时间不多了,为了快点开始游戏,剩下的规则我就一起告诉你们吧!~当两位玩家亮牌以后,国王就可以使用圆桌中间的转盘了。红红配对下,转盘将决定双方的武器。白白配对下,转盘决定交尾体位。国王唯一可以下达命令的配对是红白配对,但如果命令不符合红白配对的意义,国王将被抹杀。”

    “6轮游戏后,还在场上的玩家将获得胜利。游戏规则就是这样!那么作为示范,请这一轮的国王使用转盘。”

    棕熊兽人的爪子虚空一挥,镶嵌在圆桌中央的轮盘就凭空飞转了起来,一颗金色小球随着轮盘的飞转跳来跳去,只等着轮盘速度减缓后落入某一个格子。

    “荷官大人,玩家执行国王下达的命令时,其他人是不是得看着啊?”毒蝎子贱贱的问道,猥琐的眼神在灿灿身上上下打量着。

    金珠跳动的频率逐渐降低,小恶魔娇声笑道,“当然。”

    “啧啧,他们俩是白白配对,活春宫啊。”毒蝎子对着灿灿抖动了两下眉毛,猥琐的气息简直要突破天际。

    灿灿像看傻子一样冷冷的看着毒蝎子,不知道为什么他还高兴的起来。这场游戏不像她想的那样是智力游戏,反而完全依赖运气。而叁种配对里有两种都和性爱有关,8个人里又有5个男人,毒蝎子难道就没想过自己可能和男人配对吗?

    转盘慢慢停了下来,随着“咔嗒”一声,金珠掉进了转盘里的某一格。

    圆桌直径大概叁四米,是一张及其大的桌子,众人根本看不见中间转盘里的结果。棕熊兽人猛地站了起来向桌子中间张望着,一副急于知道结果的样子。

    灿灿金眸微暗,无尽地宫总是像这样挖掘着人性的黑暗面,游戏开始前兽人说他不想进游戏,但是在毒蝎子说副本里可以做爱后,兽人的态度就来了个大转变。当选“国王”后他是兴奋的,他自以为隐藏的很好,可是他的积极参与已经暴露了一切。

    “红白国王游戏”给“国王”的权利并不多,除开红白配对,“国王”就只是个转动转盘的工具人。但即便只比别人多上一点权利,主宰别人的快意仍然让人趋之若鹜。

    “结果出来啦!~请看大屏幕!”红皮小恶魔叉子一挥,转盘中央的魔法石就折射出一道光屏,将转盘里的情况放大了数倍浮现在空中。几道目光快速集中到光屏上,看到小金珠停留的格子里赫然写着两个字。

    金灿灿笑了。

    舌吻。

    “这尼玛也算体位?”毒蝎子第一个不服,他裤子都脱了就给他看这个?这是诈骗!诈骗!!!

    “荷官,啊这”兽人的不满表示的很委婉,他扶起因为刚才猛地站起来而倒下的椅子,道貌岸然的坐好。

    “都说了这是示范嘛,点到即止你们懂吗?”小恶魔才不关心这些宴会热场工具的抗议,笑嘻嘻道。她挥着肉翅飞到灿灿面前拿起她的扑克牌,又用带着尖刺的尾巴卷起银霆的那一张。

    “忘了告诉你们,在白白和红白配对中,数字大的玩家要做攻方!”她举起两张牌展示道,“好了,梅花8,你可以吻白桃5了。”

    可以别用这种“新郎,你可以吻你的新娘了”的语气好吗金灿灿腹诽着站起来,感到自己的心跳没来由的有点快。

    这不能怪她,金灿灿想。她的确见过不少美男子,西国人的骨架使他们更轻易的获得美貌,在西国生活数年的灿灿本以为自己早已见惯好皮囊,但今日一见银霆,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句话诚不欺我。

    或许是她还不太习惯华国式的英俊?不,金耀的脸在脑海里一闪而过,她的臭弟弟也长得英俊,但看了这些年也没看出朵花来啊,到底是哪里不同呢

    金灿灿承认,作为主攻建筑和场景的高级构建师,她对人物的把控能力确实薄弱。

    “过来。”仿佛回到了昨晚,银霆向灿灿伸出手,声音里带着一丝循循善诱的耐心,挠的她心痒。灿灿将手放进他掌心,却借着银霆拉她入怀的力跨坐在了他身上。

    幸好恶魔们准备的椅子足够宽敞,灿灿双腿分开跪在银霆身体两侧,一根手指戳着他的胸膛将他一推,丰满的胸部压了上来,将银霆困在自己和椅背之间。

    灿灿伸手抬起银霆棱角分明的下巴,居高临下的与他清澈的蓝眼睛对视。他的眼睛仿佛是广阔的风之领域,心情好了便是徐徐微风,但转瞬又可以是一场凌冽风暴,变幻无形,琢磨不透。

    而现在那方领域里正扬起一阵初夏的风,微冷转向灼热不过是瞬间的事罢了。灼热的空气席卷而来,令处于他领域之下的万物避无可避。

    两人的气息渐近,银霆身上的那股淡淡苦香萦绕在她的鼻息之间,灿灿不自觉的伸出手指摩挲着银霆的下唇。他的嘴唇很软,在某些摩挲的角度下能隐约看到下面白瓷般的牙。

    心跳越发的不听使唤,而灿灿也任由自己坠入那场蔚蓝的热风之中。

    灿灿扶着银霆修长的脖颈,轻咬着他的下唇,似是一个起始的问候。随后红唇轻吮上去,极尽温柔诱惑。不知是谁的呼吸乱了,气息交融间,轻吻加深,唇齿相接。

    温热大手抚上灿灿大腿,指腹压上她雪白皮肤,微微用力将她拉向自己。灿灿妖娆身躯压上银霆,已然分不清是谁的体温更加灼烧。

    银霆的吻带着点引诱的狡猾,他并不是每一次都让灿灿得逞,引的她舌尖追逐时已然加深了这个吻。但他也是温柔的,唇舌纠缠间总能逮着机会游刃有余的轻啄她的上唇。

    昏昏沉沉时,灿灿第一次理解了什么叫一个吻就让人软了身子。并且她知道这和无关技术,将她淹没的,是这个人汹涌的情绪。

    灿灿突然想起导师的话,她说自己构建的人物美则美矣,却没有倾注情感。人总是会被别人身上自己没有的特质吸引。那么对她来说,觉得银霆比任何人都要耀眼这一点,是否是因为察觉到了他磅礴的心绪呢。

    内裤里已经泥泞一片,发软的双腿让灿灿支撑不住的坐在了银霆腿上。然而情况却变得更糟,因为她身上皮质短裙在这样的姿势下只能四散铺开,能够遮掩却不能护住她已经兴奋的秘处。

    隔着两人身上的布料,灿灿清晰的感觉到自己柔软湿热的秘处压在了银霆坚硬的昂扬上。

    灿灿分心向后挪了挪屁股,却被银霆突然猛烈的攻势搅乱了思绪,放在她腿上的大手顺势伸进裙子握着她的腿根,将灿灿又压回了他的坚硬上,甚至还示威式的轻顶了两下。

    “唔”正兴奋着的秘处被顶弄,灿灿没忍住的轻哼一声。银霆彻底破功,腾出一只手扣着灿灿后脑肆意掠夺,两人之间的氛围从勾人的暧昧瞬间转向热烈的爱欲。

    “停停停停停!!!”红皮小恶魔咽了咽口水,用略带沙哑的声音连喊了五个停,打破了两人之间仿若无人的激情结界——

    首✛发:𝓟o18s𝐅。cᴏm(w𝕆𝕆18 νip)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