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山暮 - 走马灯【福利章节】 指骨妩媚(民国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楚茗春像是做了很长一个梦,梦里她回到了几年前,梦到了在巴黎的日子,梦到了塞纳河边,楼昭西装革履,和身旁的侍从耳语一番,明明隔的很远,但他还是看到了冗长餐步尽头的她。

    叁年前,法国巴黎

    巴黎大学建筑系的stephen教授的女儿举办婚礼,象征浪漫与长情的塞纳河边,楚茗春作为stephen教授最得意的门生,被邀请做了伴娘。

    sophia完美继承了母亲的容貌,深邃立体的眉眼,高挑丰满的身段,穿着法式缎花的婚纱,清朗的日光下,女人浑身泛着透亮的白。

    楚茗春秉承着不能喧宾夺主的原则,只一身素色的长裙,褪了一身的妖艳妩媚,像是朵君子兰,温婉可人的模样惹得不少单身男士频频留下目光。

    真登对,她想。

    抢捧花的环节她并没有参加,自顾自走到长桌旁,侍者戴着白手套,绅士的朝她躬身,“美丽的小姐,喝杯香槟吧。”

    她笑了笑,伸手接过,道了句谢,婚礼即将落幕,临近夜晚,她站在波光粼粼的河边,出了神,连身旁何时站了个人都不知道。

    风与她撞了个满怀的时候,一件西装外套落在她肩头,她这才转过头看,男人很高,楚茗春踩着高跟鞋站在他旁边,也不过到胸口的位置,她看见男人的喉结滚动,“楚小姐,幸会。”

    “幸…会。”她有些惊讶,面前的男人她从未见过,他怎么?

    像是知道她心中所想,男人笑了笑,摸了摸鼻头,有点尴尬的解释道,“你的医学手稿画的很棒,教授经常在课上说起你。”

    —原来如此

    “不过是教授过誉,其实我不过是班门弄斧罢了。”她回答的谦虚,又问,“请问你是?”

    “不不不,你…很厉害…我叫康山,是医学院的…”他有些结巴的介绍自己,不知是酒有些醉人还是其他,他的脸有些红。

    “康山?名字很好听,你是京都人吗?”似乎觉得觉得有点尴尬,楚茗春转移话题。

    “不是,我是褚州人,父亲想让我读康桥的叁一学院,而母亲觉得重名不是很妥当,所以按照褚州的口音取了山这个字,结果还是没能考上…”他有些不好意思摸摸发梢,脸上的羞红更甚。

    有了这个契机,话题很快被延伸至学院生活等各个方面,临走时,楚茗春脱下身上的西装外套,抱歉道,

    “康山学长,我可能要先走了,谢谢你的西装外套,下次再见。”

    康山没在意,接过外套,叮嘱她,“天冷了,多穿点衣服。”

    后来每当提起康山,楚茗春总是形容他是一个有着法国绅士品格和中国人骨子里血性的男人。

    再后来,两人一来二去就这么熟络起来,并且时常会在stephen的课上遇见,对于楚茗春和他来说建筑都是辅修的课程,可课业作业却比主修的学生做的还要优秀。

    这天课下,stephen叫住了两人,递了两张入场券给他们,“chu  and  kang,la  fille  de  mon  vieil  ami  a  organisé  un  bal  de  promo,  spécialement  pour  vous  les  jeunes,  et  c'est  mieux  de  se  faire  des  amis  aux  vues  similaires.”

    —楚和康,我的老朋友的女儿办了场舞会,专门是你们这些年轻人喜欢的,去交些志同道合的朋友最好不过了。

    康山接过,给了楚茗春一张,道了句谢,便离开了教室。

    随着时间的推移,舞会当天,楚茗春作为康山的女伴随他一同参加,地点依旧是塞纳河畔,她有些紧张,本就不好的法语现在遇见了人更是磕磕绊绊,半天说不清自己的意思。

    姆妈是个古板而封建的格格,从小虽然也见识过不少这类的场面,却没有一次,像这样紧张,因为她人生地不熟的同时,唯一熟悉的人被sophia着急的叫走了,听说是她的丈夫哮喘病犯了,急需医生治疗。

    楚茗春本想跟着去,却没想脚后跟被新鞋磨破了皮,行动不便,她只好在角落里,吃着蛋糕。

    这时,男人一身深色西装,从侍者的托盘上取下一杯酒,蓝色的瞳孔像是盯紧了猎物般径直朝楚茗春走来。

    ———

    昭昭:我还有一章到达战场,老婆等我!

    阿椿:你还是不要来了

    昭昭:姐姐又想挨操了?

    阿椿:啊不想不想你滚蛋!

    昭昭: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生物,说不要就是要,说no就是yes,姐姐过来乖乖受着。

    求珠和收藏顺便说一句那本真实剧情的书叫系裙腰等封面做好就开和之前准备的那本校霸文一个类型,不过不是同一本。区别就是一本剧情是现实发生的肉是虚构的,另一本全是虚构的。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