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了下鹽 - 10.耍心机 老师,我是您的科代表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老母亲和老父亲早上买菜回来,对着刚开门营业的游戏厅异口同声道:“真清静啊。”

    坐镇的严老师说:“清静一点好。”

    没有张同学早上吵着要刮胡子,中午闹着学做菜,晚上挤着睡一床,严老师一朝回到从前颓废的生活。就是时间过得有点慢,稍微可惜了一些。严老师忘了自己一旦开学又要没日没夜地操劳工作。

    张同学应该过得挺快活的,没有电话来也没有信息到,一回家就把免费优质补习老师给踹了。这是最理想的师生状态,有哪个当老师的会想教书教着教着变养小孩,还一养养几百个。要是个个像张同学这么折腾人,明年教师招聘就没人报名了。

    有些熟客会问怎么不见经常守在店里的小兄弟,严老师说回家过正常生活去了。

    “也是,他还小,在这里耳濡目染的,多多少少会学坏。”

    熟客说完推开玻璃门离开,门铃清脆地响了几声。

    严老师颇为认同地点点头,然后看一眼墙上的时钟确认时间到底过去了多久。

    开学前一天,严老师给张同学发了条信息,让科代表不用急着收假期作业,有一两道题超纲了得先跟同学们讲解再收。科代表回了个“好”字。严老师记得两人最后一次通话他也只说了一个“好”字。

    开学第一天,严老师摁掉第五个闹铃后终于从床上坐起,半梦半醒地摸了摸自己下巴。刷牙洗脸换衣服,做好所有准备离出门时间还有十五分钟,他踟蹰了一会儿提起公事包下楼。鞋尖刚碰上游戏厅玻璃门,他噌的一声掉头疾步跑回楼上钻进卫生间,在里面捣弄了好一会儿才踩着点出门。

    路上莘莘学子普遍像没见着太阳的向日葵,低头打瞌睡。严老师进校门跟阿花阿红阿燕打过招呼后,看见楼梯转角处冒出张同学的背影,还有班花。张同学伸手去牵班花,班花推了他一下,张同学再去牵,这次牵稳了,虽然小腿上挨了班花一脚。班花耳尖红红的,撇过脸不去看张同学。在校园内两人也不敢太放肆,转瞬就分开了。

    严老师到办公室放下公事包,还没开始讲课就先灌半瓶水。叁班班主任在谈假期内好些学生被发现早恋的问题。

    “不太过分的就随他们吧。”

    杨老师说:“都什么时代了还限制这个。”

    许老师也说:“让他们学业爱情两手抓不是更好。”

    古老师问:“严老师你觉得呢?”

    严老师重重放下水瓶,问叁班班主任:“学生学业受影响,算老师失职吗?”

    顿时没有一个人能回答上来。

    第一个失职的是严老师,暑假那张电影票是他给出去的。张同学回来还跟他说电影多好看,班花哭得多可怜,限量爆米花多好吃。

    严老师也不管有没有人回应他,抬脚就往叁班教室走,站在门口忽略阿红阿花阿燕高个儿矮个儿自然卷的窃窃私语,点名让班花到办公室。班花眨着倏然亮起的眼睛,受宠若惊又有些失魂地离开座位。她周围的同学忍不住讨论起来。

    “不会是她追到手了吧?”

    “严老师,今天好像刮胡子了……”

    “所以是真的?”

    “喂喂交作业了交作业了!”数学科代表扬声打断大家的闲言闲语,举起作业催促道:“快点!早会等等就要开始了。”

    有的同学还在抄,科代表抱起收到的作业就跑,急得像翘起屁股下水的鸭子:“你们抄完自己去交吧!”

    班花站在严老师的办公桌前,偷偷打量今天异常清爽的严老师,似乎还用发蜡做了一点点造型。只是那张一贯平淡的脸上连仅剩的淡然也不见了,整个人散发着不怒而威的气息。开学第一天还没有闯祸的机会,班花窥视的眼神中透着好奇和困惑。

    “你是不是跟班上的同学交往过甚了?”严老师整理着桌面不看班花,细看之下,左边的课本放到右边,右边的笔筒放到左边。

    班花一愣,条件反射说:“没有!”

    严老师看了看周遭的同事各自在忙,便压低声音把话展开说:“刚刚在楼梯我看见了,如果情况属实就得通报家长。”

    班花眸子轻轻一转,马尾随摇晃的脑袋在肩上甩来甩去,激动道:“不不不老师,那个我可以解释!”

    严老师冷淡的眉眼一横起来,班花刹时被掐掉声音。“吵吵嚷嚷什么,怕所有老师不知道你的事情?”

    班花缩起肩膀,瞄了瞄四周后弯下腰凑近端坐在椅子上的严老师。“就是他跟我做了个交易,他说我要是假装他女朋友,他就承包我一个月的英语作业。”

    笔筒承受的折腾终于结束,严老师哑口无言地看着班花。班花卖人也卖得快:“我要是知道他在借我追谁,我立刻向您汇报!”

    办公室外的走廊上传来急匆匆的跑步声,严老师偏过头一看,一个人影捧着一迭东西往这边狂奔。严老师忽而换上温和的表情,改用轻柔的语气问班花:“所以,他承包了你一个月的英语作业?”

    班花才刚放松的肩膀又绷起来:“不不不,老师,今天才第一天上学,什么都没开始,我回去就跟他取消约定……”

    “那再用英语写一份检讨书吧。”说完,严老师站起来勾动嘴角拍了拍班花的脑袋。

    班花睁着圆圆的眼睛,要在“被拍头”与“看见严老师的浅笑”之间选出正确的脸红原因,对她来说很困难。她还在摇摆不定,严老师的手就被撞开了。

    “老师,假期作业。”一迭纸本离桌面还有十厘米被张同学脱手一放,砸在桌上惊吓到整个办公室的人。

    严老师仍看着班花,保持笑容劝告对方好好学习,蓦地视线被张同学挡住。张同学头发已经长挺长了,刘海碰着眉毛,本该比寸头时阴柔,却因一身凛气而显得阴郁。

    “检讨书明天交给我。”严老师吩咐完后坐回椅子上。

    班花这才回过神来,刚刚严老师拍她脑袋时是下了惩罚的。作业得自己做,还多了一份检讨书,班花走的时候往罪魁祸首身上又踢一脚。

    “昨天跟你提过作业不急着收。”严老师点评科代表的工作。

    “哦,我忘了。”张同学立定得像个石狮子。

    严老师抬头:“还站着干嘛?早会快开始了。”

    张同学收起下巴瞪了严老师一眼,捏住拳头转身走。

    “等一下。”严老师叫道。

    张同学回旋带起一阵风,嘴角隐隐弯起两个勾。

    严老师指着假期作业说:“拿回去派了。”

    班花回到课室,大家看她脸色就知道刚刚猜测的没有一样准确。半分钟后数学科代表捧着作业回到座位上让大家自己来拿,说严老师上课要讲解两道题暂时不收作业。抄作业的松一口气。张同学两腿迈到班花跟前,拎着人胳膊就把人拽出课室。

    “刚刚老师跟你说什么了?”张同学把人逼到走廊角落问。

    “你还好意思质问我,我被你拖下水了还被罚写检讨!”

    张同学皱眉思考了一会儿,没明白。“你罚写检讨,他摸你头?”

    班花脸上有一点点很浅的小雀斑,一脸红起来就像杂志模特儿化的雀斑妆。“我怎么知道??你进来之前他超级可怕,我还以为要去见教导主任了??然后他突然笑起来,我都没反应过来你就进来砸东西。”

    班花说得七七八八,张同学动动脑筋就理明白了。他咧开嘴巴着栏杆一个劲儿蹦跶。班花瞧他那高兴的模样发现彼此两人的处境天壤之别。

    “为什么你不用写检讨!”班花跺了跺脚。“你到底在追谁!我要去告密!”

    张同学神秘兮兮地说:“你去告呗,我巴不得呢。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