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了下鹽 - 11.穿帮 老师,我是您的科代表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昨天老父亲在游戏厅打烊的时候问了一句:“现在高中生课业这么忙啊?”

    老母亲接话道:“小孩好久没来了,他不来给我捶两下我腿又开始疼了。”

    严老师扶了下眼镜借动作挡住脸上的神色:“我给你按吧。”

    “你不行,你不够力气。”

    严老师尴尬地摸了摸鼻子,“买一张按摩椅吧,上次不是看到一张挺好的。”

    老母亲连忙摆摆手说:“那个好几万块钱的东西,不知道是我伺候它还是它伺候我。”

    前两个方案被否掉,严老师打算策划第叁个。老母亲却边捶腿边上楼,嘴里“哎哟哎哟”地叫着。

    高二是忙,但没忙到无法抽空来游戏厅。只是从寒假尾巴到现在,张同学像换了个人似的,早餐午休不缠着严老师;交完作业说句“老师辛苦了”就撒欢跑回班上;课堂上认真听讲,看黑板的时间比盯着严老师多。

    看着张同学又跑到办公室交作业的身影,严老师脱嘴而出:“等一下。”

    张同学跑得刘海翘起来,像《天线宝宝》里的迪西,睁着一双圆眼一脸天真,张着大耳朵总想听到什么好话。严老师愣了一下,拿起水瓶喝水,“没什么,你回去吧。”

    张同学笑笑,不瞪人也不捏拳头,鞠个躬就走了,跟普通正常的中学生一样。严老师尽力放松表情,却还是从漆黑的电脑屏幕上看见自己隐隐皱起的眉头。

    今天要批改的作业有点多,放学后严老师留在学校加班。虽然可以带回家,但一堆纸本带来带去挺重的,他越来越意识到自己不同程度的懒憜。办公室门口突然窜出个脑袋,瞬间闪到他桌边。他抬头看见张同学在打量他办公桌上的工作情况,探究完什么也没说就跑了。

    上午才说这人正常,下午又脑子抽筋了。

    严老师离开学校时已经过了饭点,肚子饿得有点疼,低糖导致情绪也比较难控制,回家路上看见有人在游戏厅门前醉酒呕吐,他忍不住眉心直跳。这时玻璃门从里面打开,跳出来一个穿着校服的人,拿着扫帚和水桶开始刷地,时不时被呕吐物薰得吐舌头作呕。严老师快步走到店门口握住对方的手腕不让人动。

    正在搞清洁的人抬头看见严老师,皱着鼻子把严老师推到店里:“快进去,太臭了!”

    严老师隔着门看那人哼哧哼哧地刷地,转身到柜台放下公事包,撸起袖子去厕所用水桶接满一桶水提到门口。地已经刷得差不多了,他用水把残渣冲到路边的排水道里。薰天的气味被冲散了一些,严老师拉着免费劳工进店里。

    “老师你先去洗澡吧,我给你热饭。”张同学这话说得极自然,但每个字拼一起变得很突兀。

    严老师把人拉到房里,一会儿出去拿忘在柜台上的公事包,一会儿去倒水喝,一会儿去把踢得一正一反的皮鞋放整齐,就是没说一句话。原本在客厅看电视的老母亲选择下楼去看店,否则迟早被严老师来回打转的身影转到头晕。她走起路来没昨天那么颤颤巍巍的,看来是接受过按摩服务了。

    学生在房里拿出一份小测放到桌面上:“老师,昨天杨老师搞突击测验。”

    试卷上那鲜红的“47”终于令老师停下磨擦到起火的脚板。满分一百,考个半百不到的分数很是惊悚。学生低着头把手背到身后,一副在办公室被罚站的样子,说出口的话却极力地推卸责任。

    “寒假你没给我补习,开学也没有,成绩就变这样了。”学生微微抬起头,赖耍道:“我已经跟我妈说好了,今晚在你这里补习,就不回去睡了。”

    老师呆呆地看着这个变得有些捉摸不清的人。不料对方突然露齿一笑:“老师,我给你热饭!”

    房里的书桌分作两半,老师在一边吃着味道已经不再重口的饭菜,学生在另一边看书复习。

    “为什么翘掉晚自习?”

    “晚自习又没老师讲课,在哪里自习都一样啊。”学生吃了一口老父亲削好的苹果,“你回来之前我作业都做好了,没偷懒。”

    晚自习有时候没教师看着学生会胡乱调座位,小情侣叁叁两两坐一起,谈情说爱比看书多。下了晚自习又牵着手你送我回家我再送你回家。

    老师思想开小差吃着饭,忽然脸上被摸了一下。他用舌头舔了舔嘴边,问学生:“沾到东西了?”

    学生摇了摇头,眼里有些莫名的歉意。等老师吃完饭把碗筷收拾到厨房,学生拿出手机发信息。

    “他看起来好像很难过,我不用再吊着他了吧?”

    对方很快回复:“你到底想不想把他拿下?”

    “想啊,可是我心疼……”

    “虽然我不知道你在追谁,但听你描述感觉他不怎么好对付,你想前功尽废吗?”

    学生看着文字犹豫不决,军师也没支别的招。老师洗了个脸回来,脸上有刻意为之的平静。卷子上错的很多都是老问题,基础不稳固造成的。老师按照题目给学生归纳错处,先不解释,反过来问学生是否知道出错原因。学生能回答上来的表明明白背后语言系统,回答不上来的老师再解释。

    “其实出考题是限制了实际的语言使用情况,像是时态,这里你在现实中可以用simple  present,也可以用simple  past,只是语境的差别,但做题的时候你得摒除一些个人的想法,按照出题者的思路去做。出题为了方便批改,不会有多个答案任你填。”

    老师这么一说,学生的思路清晰了不少。“那为了方便批改就把学生思路给定死了吗?”

    “有时候的确会有这种情况出现,所以得靠你自己多广泛涉及知识,知道考试和考试外是什么情况。”

    学生突然体会到军师说的“难对付”是什么意思。面前这人是老师但不像老师,是长辈但又不像长辈。除此之外,堵他他会逃,晾着他也不见他会主动凑过来。

    老师见学生在发愁,轻声安慰道:“你基础不算差,就是不太牢固,多做些题巩固一下,不是大问题。”

    “老师我??”

    桌上有一盏台灯,照明范围不够广,每次使用都要调整角度以切合使用范围。光以为自己在追赶暗处,但实际上是在驱逐对方。柔和的灯光在学生侧脸上投下阴影,照亮他动荡不安的眼神,也曝露了他伺机而动的心思。老师下意识后退,重心不稳倒在书桌旁的床上。然而学生没扑上前,收回视线转身拿衣服去洗澡。

    房里只剩老师一个人,他从床上爬起来回到椅子上,取下眼镜随意地用裹镜布擦拭,随着镜片受折磨,他慢慢冷静下来。刚刚给学生讲题的时候不觉得学生错了多少,老师拿起试卷仔细看,发现“47”的书写方式有些奇怪,除了笔划重复涂写,笔墨颜色有细微的差异,数字还一高一低,“4”起码比“7”高一半。老师快速心算所有得分的总和,怕有错还算了两遍,两遍的结果都是“77”。

    刚刚学生那套推卸责任的说词真是典范,连老师都被算计进去了。老师懊恼地闭起眼睛,眉心拥挤,可挤着挤着耳尖却红了起来,手指头抠着试卷。怕学生洗完澡回来得快,老师走到窗前把上半身探出窗外,让凉风给耳朵降温。

    今晚不像往常那样二人同床,老师在地上布置好被窝躺进去,学生趴在床边伸长脖子。

    “我腿疼,老师。”学生的脚垂在床边一甩一甩的。“你上来睡我会没那么疼。”

    老师闭起眼睛背对着学生。鲸鱼能在水下憋气几十分钟,他只能憋个鲸鱼的十分之一。“伤到了?”

    学生嘟嚷自己被班花踢了两脚:“左腿一下右腿一下。”

    这两下都好多天前了,早就好了。老师说:“对称,挺好。”

    “老师??”

    “你这么有精神不如起来写检讨?反省一下替同学做作业这种害人行为?”

    结果这天晚上学生梦见了自己写检讨,那纸跟笔不知道哪个出了问题,写一个字消失一个字,提笔补开头,尾巴悄悄不见,回来补尾巴,开头又变成一个个空白的格子。早上他是冒着一身冷汗醒来的。

    英语测验要交改正,学生回到学校立马翻出卷子和涂改液,准备把昨天伪造的分数修正过来,却没想到那个“47”早就变回“77”。数字修正得非常细致,笔划没被涂改液遮挡,笔墨颜色一致,就像“47”从来没出现过。

    张同学拿起试卷一顿猛亲。亲到一半,他左手被小眼镜架起,右手被班花架起,叁个人拉拉扯扯走出课室。

    还是那个走廊角落,张同学被堵得摸不着头脑。小眼镜和班花带着一致审视的目光把他盯得发毛。

    “说,”小眼镜那远视镜片把他眼里的认真放大了几倍,“你追的人是不是严老师?”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