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了下鹽 - 12.以权谋私 老师,我是您的科代表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为什么我给严老师的电影票会到了你那里?还是暑假的时候?”

    “为什么你打了我却巴巴地求严老师原谅?”

    “为什么你提议替我做作业但写检讨的人是我?”

    “为什么你今天跟严老师一起来学校?”

    从远处看是小眼镜和班花围堵张同学,角落总是容易滋生霸凌;从近处看是张同学挠头傻笑,把审问他的人气得吹胡子瞪眼。

    “真的是严老师?”班花问完也不敢相信,转过身背对张同学开始要掉眼泪。

    张同学忽然意识到他跟班花是情敌,“你别难过。”

    班花推开他搭过来的手:“别说得你好像已经成功了!”

    小眼镜眼珠转了半天,问:“你该不会是昨晚睡在老师家吧?”

    班花一听,眼泪都忘了流,回头看见张同学烫熟了的耳朵,“哇”一声哭着跑开。

    这天班上都在传张同学跟班花在一起但背叛了班花,移情小眼镜。课堂上,张同学给班花传完纸条给小眼镜传,班上四十几双眼睛看得一清二楚,然而没人能看见纸条里写的是“求你了,千万别说出去”。一下课张同学两边跑,这边跟班花哀求那边跟小眼镜求饶,可惜谁也没理他。班花忍不住掉眼泪,小眼镜默默上前递上纸巾,这情感纠纷更复杂了。

    叁班一下子像因为旱灾几年没过过节的小村子,忽逢天上下甘露,每个人都暗自激动着,好久没这么热闹过了。不嫌事小的还开了赌局,赌最后哪两个人在一起,还是一拍叁散,有压钱的,有压抄书的,有压零食的。

    放学,班花在课室门口一脚拦住要走的张同学。“我要跟你公平竞争。”

    两个脑子简单的高中生玩不出什么花样来,就比赛写情书。张同学声称自己文笔不好,不搞复杂的,提议这情书只能写十个字,长了不算数。班花定下周五为期限,各自写好了就交给小眼镜,再由小眼镜交给严老师。

    小眼镜百思不得其解:“你俩犯毛病就算了,为什么要拖我下水?”

    “因为这事儿只有我们叁个人知道,而且你为人公正。”

    班花一句话把小眼镜给吹顺毛了,还给两位竞争者提议情书使用匿名制度,看严老师能一眼辨别出爱慕者是谁。叁个人因秘密行动而天真单纯地充满激情,期盼着严老师会给予怎样的回复。

    张同学为了从几千个汉字中找出十个来完成情书,咬烂了两根笔,每天翻查不下十遍字典。越接近周五,他越急躁,拥有几千精兵却不知道怎么布阵,怎么用兵。班花倒是挺有信心的,还用一个印着浅蓝色浪花的漂亮信封装着信纸。张同学看了看自己平淡无奇的白信封,不是用来交辞呈就是用来塞钱的。班花在座位上隔着几条过道得意地扬了扬自己的信封,张同学不甘示弱地在信封上画了一个戴眼镜的小人,也扬了扬信封。

    咻,信封脱手被夺。

    张同学脸色一僵,抬头看见古老师笑着将信封放到中山装的口袋里,然后古老师身体一转,面向班花招了招手。小眼镜坐前排,回头眼睁睁看着自己丢失保贵的传递任务。

    班上的人从上课讨论到下课,只有被迫取消竞赛的叁人没有参与其中,守在自己座位上惶恐不安。突然一声惊呼扰乱了课室里动静分明的状态。

    阿花从门外跑进来,一脸鬼祟但毫不收敛嗓门地大喊:“听说我们学校有老师跟学生搞上啦!”

    座位上的叁只跳蚤整齐划一地弹跳起来,仅对视一眼便默契地一同冲出课室直往办公室跑。

    古老师拿着那两个信封在办公室里甩得啪啪响。杨老师好奇问是什么。古老师说:“小朋友们写的,估计是情书。”

    “哪班的啊?谁?”

    严老师本来在敲文件,眼镜上闪过冷光无动于衷,但听见古老师嘴里报出来的两个名字瞬时像只狐獴一样探出头。古老师拿着信封翻转来翻转去,想拆开又顿住。叁个脸色青白的学生跑到办公室门口。

    一个喊着:“这不关严老师的事!”

    一个喊着:“是我自作多情!”

    一个上手捂住另外俩人的嘴。

    古老师右手捏着信封拍在左手掌心上,“你们还上赶着来了,走,我们去会议室慢慢聊。”

    清静了几天的严老师看向张同学,后者慌张得不知道该作出什么反应,被古老师赶着走还扭着头看前者。严老师眉心一敛,跟了上去。他帮古老师关会议室门时指了指张同学:“我有事要跟科代表交代,不介意我在这等着吧?”

    古老师爱笑,脸上笑出一道道坑。“没事,正巧也想知道为什么他们喊不关你的事。”

    小眼镜抖着手扶眼镜,剜了身旁两人几眼。追人追成他俩这样的,把喜欢的人推火坑里,真是喜欢谁谁倒霉。

    古老师把信封放到桌面上,“来,认领一下。”

    班花和张同学迟迟不出手。古老师又道:“既然这样,那由我来拆开?”

    自己写的情书自己拆,小眼镜转过脸不想看同学赛彩虹的表情。班花先拆,那个浪花信封的封口黏着一张贴纸,很容易拆封。张同学的是用胶水黏的,非常结实,一拆直接把信封撕破口。

    古老师绕到班花和张同学身后阅读信件,神色有些惊奇。“你们这写的是情书吧?”

    两人梗着脖子死不点头。严老师坐的位置什么也看不见,只能盯着张同学那张吓白了的脸。

    “你们写的哪门子情书字这么少?又不是诗又不是对联。”古老师满足完自己的好奇心才问俩人:“写给谁的啊?”

    小眼镜眨眨眼睛说:“老师,他们紧张得连收信人名字都没写,能不能放过他们一次?”

    经小眼镜的提醒,班花和张同学忙看向自己白白浪费一张纸只写了几个字的情书。当初商量好由小眼镜递信,写信的两个人干脆连严老师的名字都不写了。

    班花随手指向张同学:“我写给他的。”

    张同学随手指向小眼镜:“我写给他的。”

    古老师依次看信,又看向收信人。

    两封信加起来一共十个字。

    “我不会放弃的。”

    “起床刮胡子啦。”

    他把班花手上的信纸交给张同学,把张同学手上的交给小眼镜。张同学的信封上还画着一个戴眼镜的小人。小眼镜大幅度地扶了扶鼻梁上的金属框。

    古老师喊了一个叁班的学生过来,那学生把班上的赌况都交代了,侧面证实了这叁个人的确纠缠在一起。

    危机似乎平稳度过,但古老师一句问话又掀起波浪:“你们刚谁喊的这不关严老师的事?”

    叁个人哑吧了,抖着腿直视前方,怕稍微斜视就把前面演的全毁了。

    古老师转头看向严老师:“他们写情书的事情你知道吗?”

    严老师还在震惊张同学给小眼镜写情书的事情,古老师自己把话接下去说:“你是知道他们写情书的事但没向学校反应吧?你上次不是还挺义正词严的嘛。”

    古老师到底是讲历史的,一个人把话都说完了。他没通报学校没罚学生,口头上训了几句便笑眯眯地把仨人放了。

    倒是严老师把人拦下,朝急着逃走的几只小老鼠摊开手:“信,交上来。”

    古老师笑着拍了拍严老师的肩膀:“吓吓他们就可以了,别这么认真。”

    学生们一半是惊恐,一半是峯回路转的高兴,这信原本就是要给严老师的。

    严老师接过信对张同学说:“放学的时候过来拿作业回去派了。”

    张同学点点头,带着其他两人一溜烟跑回课室。

    严老师回到办公室,趁其他人不注意的时候摊开那两份情书。字很少但他看了很久,尔后,他把其中一封夹到作业簿里,另一封放到公事包的内层。

    严老师的“烟瘾”是大学时养成的,怕父母知道难过,一直没抽过真烟。晚上他蹲在游戏厅外边吸二手烟边接听朋友打来的电话,说要给他介绍对象。

    “别说你不需要,你爸妈也想你找个伴吧?”

    “你开婚姻介绍所吗?”

    “别贫!快说,你到底喜欢啥样的?”

    严老师盯着地上自己一小圈的影子说:“独立温柔型的吧,安静一点的。”

    突然身边多了个竖着的影子,还挡住了街灯。严老师抬头看见一只因逆光而边沿发亮的鸡崽。他仰视鸡崽埋在阴暗里的脸说:“活泼一点的也可以,黏人的也行,不用太聪明,会骂我笨,有时候把我当孩子一样照顾。”

    朋友梗住,“你这前后矛盾啊,你是让我到疯人院里去给你找吗?”

    “没有的话那就算啦。”

    鸡崽蹲了下来,竖着的影子也变成小小一团。

    严老师把电话挂断。“下晚自习了?”

    张同学点了点头,“你在聊什么?”

    严老师枕着膝盖说:“今晚不会收留你。”

    张同学后背靠在游戏厅的墙上,把书包挤压到变形。他歪倒在严老师身上泄了气,“对不起。”

    游戏厅的客人进进出出,有的认出了张同学,跟他打招呼,他累得没理会,把脸埋在严老师的臂胳上。“我今天真的害怕了,怕让你丢了工作,被人说难听的话。”

    张同学的刘海长到触犯校规,该剪了。他扳直了身子,直视严老师冷清的双眼:“但是不管有什么困难我都不会放弃的。”

    身上没了重担的严老师站了起来,“这是你的特权。”

    这种含糊又推拒的反应张同学似乎早有所料,他抓住严老师的裤脚问:“那你会因为什么而放弃?”

    严老师眼神闪了闪,良久说不出话来。地上竖起来的影子比他逃得远,长长一条碰到下水道的尽头。

    张同学学了他的平静,叁分相似,“为什么你把信还给她不还给我?”

    严老师挣了一下脚,张同学顺势放手站了起来。鸡崽伸出爪子,五指展平掌心向上,直直放到严老师面前:“把信还给我。”

    被索信的人急着后退而崴到脚,趁疼痛还没杀到赶紧隐身于店门内。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