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密瓜味的鱼 - 让我进去就不疼了 同桌真好奸(futa)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乐瀮得逞一笑,她没想小女孩这么不经吓,一着急就送了她这么大个承诺,她环着祁暮烟,手掌肆意的游走在她赤裸光洁的身躯,眸色一沉弯腰便将她抱到了床上

    她急不可耐的骑坐在祁暮烟身子上,伏身便吻上那香甜的小嘴,舌尖一点点的描绘了她的唇形,扫过她的齿贝,撬开她的齿关,直冲冲的闯入了那无人探索过的圣地,她都没敢吃过邹琁的嘴儿,所以,实在不知女孩的嘴儿竟是这般香甜的,她越吃越兴奋,越吃越上瘾,手指揉弄在她软嫩的身子,占有的感觉充斥在她的心口,令她有些上头

    可她身下的祁暮烟,却视死如归的闭紧了双眼,她只求这令人恶心的掠夺可以快些结束

    乐瀮自是察觉她的不愿,可双手还是不争气般贪恋在女孩身躯的每个角落,稚嫩的身体比不得邹琁那般诱人成熟的线条,未发育完全的奶子也不极邹琁的大,白花乳肉上的乳尖也是符合她这个年纪小小的

    她恼羞的想就这干瘪的身躯,要不是她馋坏了,邹琁也不愿意被她搞,她还不愿意碰呢!?平日里忍着邹琁就已经够憋气的了,这送上门的还敢给她摆脸色,她不禁气恼的咬了口面色苍白、浑身僵硬的女孩,毫不温柔的将吻落在了她的唇角、下颌、脖颈、锁骨

    与其说吻,不如说是啃咬,被咬过的肌肤都疼得发烫,更是留下了颗颗咬痕,祁暮烟被她的粗暴吓得发颤,哭着抵着她“乐瀮…求你,温柔些”

    她浓浓的鼻音中带着藏不住的颤音,让乐瀮不禁抬头向声源看去,女孩水润的脸颊红的似要滴血,含泪的眸子满是祈求的看着她,如此娇滴欲艳的模样勾得她心软,刚刚的气恼瞬间被抚平,让她难得有耐心的哄道“那你不许再摆脸色了,只要你乖乖的,等我玩够了,就把那些照片删掉,绝对不会把它发给别人的,好吗?”

    祁暮烟顿了顿,除此之外,难道她还能有其他的选择不成?身子已是被她破了,裸照也在她手中,她收回抵着乐瀮的双手,将脸侧到一旁,怯懦道“你说话算话…我就…乖”

    乐瀮被她的乖巧取悦到,唇角一勾“啵”的亲了口她的奶子便分开了她的双腿,粉嫩的穴肉瞬间暴露在眼前加重了乐瀮的呼吸,她着急的挺着肉身磨蹭在女孩还有些干涩的粉嫩穴口,软嫩滑滑的触感让她有些飘飘欲仙,她红着眼喘息的应着“算”

    “嗯…”穴肉被乐瀮的肉身磨的酥麻,陌生的快感似一股电流涌上喉咙,痒痒的,让本被迫承受的女孩不禁呻吟出声

    羞耻的声音令祁暮烟一惊,她下意识的抓紧了床单,红着脸抗拒的咬紧了双唇企图堵住那淫荡的呻吟,可紧绷的身子却阻不住她穴肉渐渐涌出的汁液

    那声娇嫩的呻吟简直似媚药,勾得乐瀮欲壑难填,肉身瞬间又粗壮了一圈,她再也无法忍耐的一手揉上她的奶子,一手扶着自己的肉身,一点点的向粉嫩穴肉内挤去,不过堪堪挤入一个头,女孩便扭动着身躯哭喊道“啊...疼...乐瀮”

    她的穴肉过于紧致,此时还因为疼痛紧紧收缩着,夹得的乐瀮也没好到哪去,她想着昨夜一捅到底祁暮烟哭得那么惨今天就慢些进去,可谁知这样两人依旧都疼,她俯下身来吻去祁暮烟眼角的泪,哄骗道“乖,放松些,别夹这么紧,让我进去就不疼了,嗯—?”

    祁暮烟红着眼眶,抽泣道“真..真的吗?嗯…”

    乐瀮安抚温热的吻纷落在祁暮烟轻轻颤抖的眉毛、高挺的鼻尖、娇小的红唇、滑嫩的脸颊、精致的下巴、敏感的耳根,最后含住她粉嫩的耳间,舌头伸进耳蜗舔舐起来,双手游走在她身子的每个角落,肆意的享用,揉捏,她想祁暮烟快些湿润,她贪恋这具稚嫩却美好的身子

    干不到邹琁之前,有这么乖一个长期炮友,也算能解了她的渴望,所以,她还不想把祁暮烟玩坏

    “嗯…嗯嗯…”敏感的耳尖被含弄的酥酥麻麻,粉红的身子在乐瀮的爱抚下引起阵阵颤栗,穴肉内更是不受控制的涌出股股汁液,尽洒再乐瀮的肉身

    汁液浸泡马眼的舒适让乐瀮不禁倒吸一口气,她玩弄着祁暮烟的身子,悄看了眼她迷离恍惚的神情,下身猛地一挺,直挺到底,两人下体狠狠的撞在一起发出一声闷响

    “啊!…骗子…”被进入的刹那间下体撕裂般的疼痛让祁暮烟瞪大了双眼,眼角溢出了疼痛的泪水,身体痛,心也痛,她委屈的隐忍的抽泣着,双手紧抓着床单也不敢推拒身上的人

    “哈~”乐瀮仰头舒服的长叹一声,湿热紧致的小穴在一吸一呼间包裹着她的肉身,软嫩的壁肉乖巧的贴伏在她暴起青筋,快感似电流般涌过了她全身,爽得她头皮发麻,让她再也无法顾及的抽动起来“好祁暮烟了,你都答应给我干了,就让我干爽吧,我下面硬的发疼”

    毫无经验的少女只凭本能肆意的在穴肉中捣弄,粗壮的肉身在不断的抽插间开拓着祁暮烟紧致的穴肉,带着她的阴唇扯进扯出

    “啊啊…”祁暮烟做好了承受疼痛的准备,可奈何屈辱的泪水还是似断了线般不受控制,随着乐瀮的撞击而不断四溅

    无论是在被收养的家中,还是在学校,她都尽量低调的让大家忽视她的存在,她只想好好学习,逃离了那个让她觉得多余的“家”

    可为何无论她怎么降低自己的存在,她的妹妹都仍觉得她碍眼,她的“父母亲”仍会觉得她是个麻烦,她还是会招惹上那群混子,然后被迫承欢于乐瀮身下

    她突然想问问老天,到底要将她推到何种绝路上才能放过她,给她一丝喘息

    —

    元旦快乐

    请原谅我还没处理完事…噗~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