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密瓜味的鱼 - 轻敌的惩罚 同桌真好奸(futa)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邹琁眼角挂泪粗喘的跪坐在地上,薄唇红肿带血,溢出精液的唇角甚至还沾黏了几根小乐瀮的毛发,脖颈与胸口更是被津液、精液浇灌的不像样,那空洞的模样竟比那日被强的祁暮烟还凄惨

    这份凄惨与她眉宇间所彰显的清冷融合,抗拒之态足以让发泄了欲望理智渐回的乐瀮,拿着纸巾久久都未敢靠近,夜幕余晖,晚风就这样徐徐吹过,半晌乐瀮才吞咽一声小心翼翼的上前“对,对不起...”

    只是放空思绪,并未走神的邹琁听到那声歉意,身子微微一顿,眼底却平静的好似一滩死水“我当你答应了”

    “嗯?嗯...你放心,我一定会和我爸说的”乐瀮反应了一下才知她说了什么,一时不知是心里松了口气还是那份不甘与贪婪又加深了些

    本以为暴露了扶她身份又强上了她的嘴,这高傲的女人肯定恶心极了她,再也不想理她了,没想到她还能如此冷静的强调她想要的东西,她突然想知道,如果刚刚强的不是她上面这张嘴,而是下面那张,她也还会这么冷静么?

    当然,至少今天,她可在没有那强迫她的勇气了,默了默,她掏出药膏抹在邹琁唇角,选择接受了这让她强上翻篇的台阶,这管药膏不是常给祁暮烟用的那支,而是某天清晨和那份难吃的烧麦一同出现在她桌上的

    末了乐瀮扫了眼被她撕扯烂的内衣和满是污渍的衣衫,脱下衣服将邹琁裹住,邹琁没有拒绝只由着她抱着,趁夜幕降临抄了小路将她送回了宿舍

    “看通告栏没?咱校的省级优秀教师下来了,又是邹琁...”

    一阴阳怪气的女中音响起,扰了乐瀮玩游戏的兴致,紧接着她便又听到一声回应“这不是板上钉钉的事吗?谁让人家不光课上得好,主任办公室跑得也勤啊,屁股都卖多少次了”

    说完又幸灾乐祸般的压低声音说“主任有特殊癖好都是公认的,你没看她这几天都带着口罩?我看啊,肯定是让咱主任给口爆玩狠了,哈哈”

    “我看也是,表面上一副清冷模样背地里还不知道爬多少野男人..你说咱主任都秃顶了,她也口得下去不觉得脏啊...我老公每次洗完澡才敢让我给他口一下,那我还都不大乐意呢?”女人说完抖了抖身子,仿佛自己真的遇到了什么恶心的事

    “你懂什么?或许人家就好这口,我还听说,不光主任,其实学校好多人和她睡过了?学生都有...啊!!”

    洁若冰霜的清冷女子静默的坐在马桶上听着外面人的对话,清雅得不可方物的细腻光滑的脸颊未见丝毫不悦,她只希望那两个女老师可以快点聊,好让她出去,她的课件还没整理完,就当她这么想着的时候便听到“砰”的一声踹门声,随后便是那两个女老师们的惨叫声

    说得尽兴的两人根本没有想这卫生间竟还有别人,不过愣了片刻就被凶神恶煞向她们走来的乐瀮踹倒在地

    乐瀮抬脚碾磨在地上那女人的嘴上,又一手拽住另一个被吓得不轻的老师,狠狠的撞向一旁的洗漱台,“砰”的一声巨响吓得邹琁心惊,以乐瀮的身手,那两个女老师定会被她打得不成样子,她忙起身想要出去,便又听到少女气闷的声音响起“就你们也配当老师,可真是一中的耻辱”

    闻言,邹琁愣在原地,想起少女前几日问她有什么资格,冷艳无暇的神色衬托她那双毫无温度的眼睛更显无情,搭在门把上的手轻轻滑落,她又坐回了马桶盖上

    乐瀮毫不在意两人的痛哭怒骂是否会招惹来人,面无表情的打开水龙头冲洗碰了脏物的手指“再让我听到你们胡说八道,两位老师的职业生涯可能就要提前结束了”她甩了甩手上的水渍,说完便冷着脸转身离开了

    痛哭咒骂的两人瞬间止住了声音,可眸中的恨意却丝毫不见少,但她们也只能敢怒不敢言,乐瀮常说她有个牛逼的老爸是教育局局长,可世代从政的乐家属她老爸最没野心,当个局长后再也不肯往上走,而她外公家却是世代从军的,她从小在军区大院长大

    回到教室后的乐瀮可没刚刚在洗手间时的那番意气风发了,她确实想要邹琁太久了,这份想要里,有太多和那些贪婪她的男人一样的猥琐念头,以见色起意之名摘下她这朵高岭之花亵玩,让骄傲的她臣服

    可像邹琁那样生下来就带着骄傲的绝世佳人,怎可能甘愿臣服于他人呢,何况她这种什么都没有的小屁孩,在这场折磨了两人一年多拉锯战中,乐瀮也分不清她到底是要而不得的不甘占有,还是在这要而不得的挣扎中加深她的喜欢

    所以她那日借由着生气之名释放了心里的贪念,操一下她的嘴,也没捅破她那层膜不是吗...其实乐瀮自己都不知道,她是哪来的自信,即使觉得邹琁左右逢源也依旧相信她还是处女之身

    敏感如祁暮烟,她一早就发现自从那天语文老师将她叫去了办公室,乐瀮便每天都像失了神似的,也再没找她做过那种事,她当然乐得见乐瀮不来弄她,可乐瀮每日照常推来的早餐和热水让她最终还是不得不心软的问道“你怎么了?难道那天语文老师把你叫去让你叫家长了?”

    对于很怕麻烦养父母的祁暮烟而言,叫家长已然是件很可怕的事了,而乐瀮又是上课睡觉被叫去办公室,大概率就是这个麻烦了,乐瀮看了眼小脸皱皱的女孩,笑着在她腰间捏了一把“现在才知道关心我?我看我这两天没碰你,可把你高兴坏了吧?”

    祁暮烟被她的突然袭击掐得差点惊呼出来,又听到她的调戏一时双眼朦了泪委屈得不行,就该装死的,主动理她简直就是羊入虎口,小姑娘委屈的模样又勾得乐瀮心猿意马,她可是好几天没享受小乖乖了“掐疼了?给你揉揉,嗯——?”

    “不要...你不要耽误我上课,嗯....”

    乐瀮的手顺着她的衣角滑入,指尖微屈抓挠在她平缓的肚腩,身子向她靠了靠一把将她搂进怀中,薄唇贴在她的耳骨嘲笑道“就那么简单的一道数学题都被你扣了有二十分钟了,还不要耽误你上课?蠢死了”

    要说这题的难度可是堪比省级奥数比赛的程度,祁暮烟听了她的嘲笑也顾不得还上着课就被乐瀮搂进怀中占便宜,轻声反驳道“你厉害,所以每次数学都是倒第一”

    乐瀮笑了笑在她耳骨落下一吻“我给你解出来,你一会给我摸摸下面,好几天不碰它,可想死我了...”

    她的话太过露骨,可祁暮烟红着脸撅了撅嘴,最终也没有拒绝,她当然是不信一个每天逃课打架的人能解出这么难的题,但随着乐瀮解析步骤的越来越清晰,她开心明了之余平静的小脸渐渐垮了下来

    乐瀮看她胯下的小脸不禁勾起一抹坏笑,手指轻轻一探便解了她的内衣“这可是你轻敌的惩罚,休想反悔”

    祁暮烟红着脸按住她的手,慌张的扫了眼教室内的其他人“乐瀮...不要,等一会下课我们去卫生间好不好,求你...嗯...”

    “不好…”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